灰太狼小说网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灰太狼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霸王别激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章节目录 第五章

    他静静在床边坐看,深远的目光一瞬也不瞬地落在苏雅那天真无邪的睡容上。

    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一定要嫁给自己?本来以为她可能是长得很抱歉,在京城里面找不到人嫁,所以才会想要找他。

    又或者可能是因为她的品行不好,也许是水性杨花,或是嚣张跋扈,没有哪个贵族公子能消受,所以乘机把她嫁得远远的,毕竟现在的他也没有办法证实她是不是一个不贞的女人。

    想起了自己刚刚整个人差点要被她搞得像干柴一样烧起来,而所有的血液也不断往自己的小天傲冲,就让他又喜又怒。

    喜的是他的小天傲居然真的振作起来了,挺豆得那样骄傲;隔怒的是,才不过几秒,这不争气的家伙就瘫软了。

    而且还是在以后要跟自己过一辈子的女人面前软脚。

    一时间,只要是男人都接受不了,所以他才会做出夺门而出的幼稚行为。

    但是冷静过后,他还是回来了。

    毕竟她是无事的,身为高高在上的长公主,洞房花烛夜独守空闺,实在凄凉。

    想了很多借口,最终还是没有承认其实,自己己经有点舍不得放她走了。

    其实要说对展天傲这个人人口中恐俱的杀神第一印象是什么,除了那样充满个人风格的外表之外,那就是他的身材了。

    印象当中可以当上将军的不,不用当将军,只要是当兵的,尤其是这种站在第一线保家卫国的,那勇猛强壮的休格应该是基本配备。

    害她昨天忍不住多摸了几下,痛恨他那平坦的小肚子,怎么可以没有一点臀肉?连她这样努力保恃身材都无法真正做到没有一丝的臀肉。

    好吧,她不想承认因为自己从小锦衣玉食,在这样不愁吃喝的优渥环境里,能保恃这样曼妙的身材已经是很不错了。

    而身为他的新任娇妻,当然是要继续好好的保养啊!

    要知道老公的身休健康强壮,可是老婆的荣耀呢!

    更重要的是,她还要努力增加两人的感情,而娇妻守则第一步就是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

    虽然她的厨艺已经没救了,却不妨碍她请人做。

    再说身为大周长公主,谁敢让她下厨?她想学都没机会。

    现在,一顿美昧的早餐就是最好的开始。

    「这是什么?」展天傲饭看脸问。

    「青椒。」苏雅笑咪咪地回答,一点也不把他的臭脸摆在心上。

    反正,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在他这种充满男子汉气概的男人心里,更是不可能动手打女人的,所以,她放心的很。

    展天傲没有什么表情地看着他面前的筷子,上面夹了一块他很不喜欢的东西。

    要是以往在桌上看到这道菜,那个厨师绝对要挨军棍。

    可是现在他静静瞄了一下身边这个娇弱的小女人,心想一棍下去她可能就升天了吧?

    不过,她是不能打的,不光是因为她的身分,更是因为她是他的妻。

    在他的信念里,男人是不可以打女人的,尤其是老婆。

    老婆,是娶来疼的。

    见到他虽然面无表情可是身子却稍稍往后缩,苏雅笑咪咪地问:「驸马,难道你挑食?」「怎么可能」话还未说完,嘴巴就被塞了一块青椒。

    他只好随便咬几口,然后赶快吞下去。

    「我就说嘛,堂堂的大周将军,在战场上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怎么可能被区区的一块青椒给打败呢?」激将法草出来用用,口亨吟,她也是读过兵书的。

    他的腹又挺直了些,可是看到她又笑咪咪地夹了好几块青椒到他的碗里,他的目光冰冷得像是在看杀父仇人一样。

    苏雅差点笑出声,心想,你又不是蜡笔小新,怎么会讨厌吃青椒?

    再说这里也没有小白可以帮你消灭分担,所以你只好乖乖吃光光吧!

    「青椒对身休很好,而且这里蔬菜很珍贵,别浪费了。」她态挚地劝说着。

    看了快要堆满一整碗的青椒,他突然动手,也替她夹了块青椒。

    「既然这青椒对身休好,那公主多吃点。」好啊,居然知道反攻了,还以为他真的一饭一眼像石头一样。

    不过也是,能在变幻莫测的战场上呼风唤雨,绝对不会是个迁腐没脑袋的人。

    青椒?她可没在怕!

    她轻轻张开小口,一副等待他喂食的模样,看起来很可爱。

    他本来只想要夹到她碗里就好,恨本就没想到要喂她。

    咳咳,要知道,他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但是他却很白然地喂了。

    然后,看到她吃了,又很白然地夹起其他看起来好吃的菜两喂。

    她也夹菜反喂,喂啊喂,居然整顿饭就这样你喂我、我喂你的,就这样喂饱了。

    这时候,除了四大宫女之外,将军府里伺候的婆子都瞪大眼,仿佛不敢相信,要说公主她们不熟,那也就算了,可是将军大人她们熟啊,虽然不能近身伺候,可是却都知道他有多痛恨青椒。

    本来听到公主盼咐这道菜的时候,她们就想要开口阻止,可是一方面是对公主的身分畏俱,另一方面也是有些替他们的主子不服。

    毕竟当初一道圣旨下来,就说长公主要下负刻等军,而且速度决得让人讶异。

    府里的人多少都看过庙口的戏曲演过,所以都认为公主是刁章任性的,那她们以后就有苦头吃了。

    被强迫的将军大人肯定也是不满意的,不是听说昨晚的洞房花烛夜,将军大人还气冲冲地离开新房吗?

    虽然事后有再回去,可是却已经引起众火猜测。

    刚刚看到公主强迫将军吃最讨厌的青椒,她们都看到了将军脸上的悲隔,却无法抗拒。

    呜呜,多可怜的将军啊,居然要屈服在这样仗势欺人的公主之下。

    可是还没有等她们哭完,却又被将军的行为给吓掉了下巴。

    将军居然动手喂了公主?!

    这样柔情似水好吧,也许做起来还有些僵硬,可是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啊!

    不管那些婆子内心有多少纠结、不了解,一顿充满甜蜜泡泡的早餐就这样结束了。

    「公主,今天可能不能陪娇」「我知道,虽然有点讨厌,不过驸马你也是为了国家百姓,所以我可以理于。丁「」这么贤彗?不生气?不撒泼?不是说公主都有公主病?

    要是苏雅听到展天傲的心声,一定会很凉讶他居然会知道「公主病」这么流行的字眼,是不是孟婆汤没喝光,还残留一点前世的记忆?

    「对了,驸马,中午我帮你准备美味的午餐。」「不用,军营里面丁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她隐合失望、布满水气的眼眸震住。「好。」这才看到她又露出甜美的笑容,他愉愉松了口气,心想还好她笑了,要是哭了,自己岁不是心疼死?

    昭除口这念头刚落下,就让他错愕不已。

    自己不是最讨厌女人的眼泪吗?以往要是看到的话,定是二话不说马上就离开,更不要说什么心疼之类的。

    怎么一碰到她,就整个人反常了?不过才相处第二天而己,却已经舍不得她哭了,他是怎么了?

    想到自己这么的不像自己,展天傲一刻也不想要多待。

    「那为夫的就先去军营了。」「好。」苏雅连忙放下手上的茶杯,然后慰动心地从大宫女墨玉的手上草过一件漂亮的黑色披风。

    「虽然还没有到冬天,可是这北方总是风大点,我帮你做的这件披风披看,不要感冒了才好。」他本来要跟她说他从小到大都没生过病,壮得像头牛一样,可是当披风温暖了他的身休,他充分感受到了她的关心。

    「亲手做的?1他小声问着。

    只见她又笑得一双眼睛弯成弯月,开心地点点头,「是啊,我还帮驸马你做了好多新衣服呢!以后你就知道了。」他想跟她说,军人身上就是一件战袍穿到死,要那么多新衣服也没用,可是,看到她那弯月般的笑眸,他终究还是安静看。

    「嗯,这样也好,女人嫁人了就要乖乖待在家里。」听听,好沙猪的大男人啊!

    苏雅嘴角抽搐一下,心里连忙白我安慰:别气,这整个就是古人,有这种想法很正常,口白们现代新女性,肚量要大一点。

    目拼看柑纠纠、气昂昂的将军大人上了马,苏雅连忙挥动看手上的香帕,像个贤彗到不行的好老婆一样,欢送老公出门挣钱养家。

    展天傲第一次被这样热烈地欢送,心想这种感觉还不赖,所以也就心满意足地骑看他的爱马,朝看早晨的太阳方向奔去。

    当家里的男主人出门了,身为女主人的苏雅也收起了甜蜜的笑容,恢复了以往的优雅淡然。

    下火们看到这样的苏雅,心想看:这样才感觉像是戏文里那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公主啊!

    「好了,你们四个开始行动吧飞」「是。」四大宫女护送公主进房休息之后,便各白安静地离开,各白去执行早就分配好的工作。

    当窗外天色未亮,屋内还是微暗,习旧早起的男人睁开了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眸,盯看床饭一会儿后,才缓缓传头看着窝在自己坏里睡得香甜的小女人。

    真是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抱看一个女人睡觉,而且还睡得前所未有的好。

    多久没有一觉好梦了?他已记不起来了。

    伸手小心翼翼地摸摸她的小脸,突然间觉得很想笑,自己现在这个动作好像在摸什么珍贵又易碎的宝贝一样,跟自己以往那样大手大脚的举动完全不一样。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样温柔得像娘们的一天。

    是啊,他从来也没想过自己会娶了一个公主,一个从小就集千万宠爱,被捧在手心宠爱的公主。

    她可以找到比他更好、更英后、更有才华的贵公子当驸马,何必要坚恃他这个粗鲁的武夫?

    说什么前世情债,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还真要感谢前世的自己欠下那些债,不然怎么有今生的自己可以享福?

    苏雅,公主,你是我今生的幸福吗?我可以贪心地拥有你吗?他轻声地问着。

    低下头轻轻吻了她的小脸一下,发现似乎不够,于是又一下,然后想想,再一下「驸马?你酸了啊?」苏雅揉揉眼睛,没看到被抓包的男人黝黑的脸上浮现一抹红云。「等我一下哦然后用小手遮住一个秀气的小呵欠,迷迷糊糊地下了床。

    当他目光直直看着正在伺候他更衣梳洗的小女人,心里有种复杂的滋味。

    照理说她身为尊贵的公主,不该做这种宫女做的事情,可是她却坚恃,认为她的男人只有她可以接近,可以碰,其他的女人接近就杀无赦。

    他其实很想要跟她说,这样的行为可是犯了七出里面的妒。

    为人妻子应该要贤彗大方,宽容大量,不可以学那些小家子气的妒妇一样。

( 霸王别激 http://www.huixsw.com/0/154/ ) 移动版阅读m.huixsw.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