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太狼小说网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灰太狼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霸王别激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白从开开心心吃了一顿咸鸭蛋大餐之后,又开心地被自己的宝贝公主吃豆腐,虽然很遗瞩自己终究还是不能,但是对展驸马来说,心里还是甜蜜蜜的。

    如果恋爱过的人看到就会明白,然后准确地说:这就是一个标准的恋旁广候群病患。

    最经典的范例就是,连在沙盘推演这样严肃的开会现场,一向严肃怜酷为第一形象的将军大人,虽然还是那张冰冷的脸,可是却掩饰不了那帝笑的眉角。

    不用靠近就可以很明显感觉到朵朵粉红的桃花开在将军大人的周围,是多么的粉红,多么的甜蜜啊!

    军师不敢相信地揉揉自己的眼睛,然后才绝望地发现,这是真的。

    他们家怜酷无情的将军大人,本来全身应该散发出怜寒杀气的,现在却被李澎两的粉红桃花给取代了这样若敌人来袭,没有杀气震摄敌人的话也不用担心,用粉红桃花去恶心对方,可能效果也是很不错的。

    因为,他们全都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要不是将军大火下的决策依然英明,没有因为那满身的粉红桃花、恋爱气息所影响,所以他们不舒服也就忍看。

    不过他们心里都不由白主地敲佩长公主真是手段厉害,本来还以为这一对会成怨偶呢!哪里知道居然会这样恩爱啊?

    可是大家又想想,如果没有长公主,他们这些光棍大头兵恐怕回家还是吃怜饭,睡冰床,不像现在,虽然有些还在追求期,不过大部分的大头兵都抱得美人归了。

    连决要迈入老男人阶段的军师,也很努力地在追求公主身边的大宫女。

    就这样,在这样充满粉红气息的气氛中,军事会议结束了。

    「将军大人,等等门「哦,军师,有什么事情吗?」「来来来门军师愉愉摸摸地将展天傲拉到自己的房间里,笑得很淫-荡地从柜子深处拉了一个木盒子出来。

    然后又从木盒里面拉出一个比校小的木盒,接看又拉出一个比刚刚更小的,然后又拉出一个展天傲真想拉过木盒看着,里面是有多大,可以装这么多木盒?

    可是当他好奇地章看全子观看的时候,打开其中一个,竟发现里面装的是个小瓷瓶。

    打开一闻,只见一股清香入鼻。

    「这个是属下老家传下来的秘药,可是花了足足决要半年才收集好的药材提炼虽然不一定可以帮助将军恢复雄风可是大夫不是也没有说死,所以将军大人也许还有复原的机会。」要不是药材不好收集,也不会拖到现在才带出来,希望不会太迟。

    展天傲沉默不语,紧握看小瓶子的关节却已泛白。

    「还有这瓶,听说是从一个叫作印度的地方传来的,这香油抹在那个地方的话,可以金枪不倒,所以咱们也可以试试,当然,最后如果真的」军师轻咳一声,又将另一个木盒推向将军大人。

    「这是什么?展天傲好奇地问,一打开,脸色有些奇怪。

    「咱们也别小气,要知道抓住女大的心,不光是心理上让她们幸福,让她们身休同样得到决乐也是必须的,这样两个人才能走得长长远远。」要不然「深宫怨妇」这四个字是从哪里来的?

    「她不会介意的」展天傲曝曝地说,可惜语气不要这样心虚就好了。

    「当然当然,公主是全天下最善良贤良的女人了,她在将军这样的清况下还愿意下嫁,怎么还会有人坏疑她对将军的心呢?」听到称赘他宝贝公主的话,让他郁闷的心情稍微退散了些。

    「她对我是很好。」他低声说着,那口气中浓浓的情意,任谁听到都会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所以,将军大人也要好好把握住公主啊门「我有好好把握」当他再次看向木盒里面摆放的东西时,脸色不由得一怜。

    军师看到这样阴霜漫布的脸色,心里也涌上了一丝的恐俱。

    可是为了将军大人跟公主可以长长久久,这些是必须要面对的「将军啊,如果真枪实弹可以上的话,当然是最完美的,可是如果说句白私点的,人家都说女人这种生物呢,说简的协很简单,只要占有了她们的身休,然后事后哄一哄,基本上就多半会心甘情愿地跟看你过日子了,更有人说,女人这一辈子最难忘的男人就是第一次占有她的男人,所以」「如果公主真的介意本将军不能」他别过头去冷冷地说,「那我也不会勉强。」「将军大人真的愿意看到公主反商之后传身去改负郭马?要知道公主就算不是冰清不洁的身子,凭她的身分地位,京城那边的穷酸书生可是会争破头的!」「不,我相信公主不会喜欢这种不正经的东西」军师顿时泪流满面,心里响喊:我正经八百、严肃端庄的将军大人啊!这东西虽然不能摆在明面上,可是人家也有个不错的称呼,叫作情趣用品,是可以增加闺房乐趣的好东西啊!而且天知道他花了多贵的银子用这上等的木料,还请了最厉害的木雕师父,不知道将军大人的尺寸,还每个可能的尺寸都做一恨,可是现在居然被嫌弃了?!

    不,不行,绝对要让公主破身,然后就会死心塌地跟看将军大人过日子,如果将军大人前戏做的好,那最后一击也就不在乎是真主上场还是假货了将木盒基在将军大人的手上,军师严厉地拒绝将军大人的拒绝,反而用很异常严肃的口吻说:「难道将军大人真的愿意因为这一点男性白尊,宁可冒着心爱的女人离开身边的危险吗?

    他想开口反驳,却发现自己恨本就反驳不了,因为他是真的怕。

    光是想到苏雅像只爱撒娇的小猫一样窝在自己坏里的画面,就让他整颗男子汉的心都决要软化了,但是要是将那个坏抱换成另一个陌生的男人他就想要杀人了!

    「我知道了。」紧紧抓看木盒,他传身潇洒地离开。

    军师看着自己主子那样高大威猛的背影,黑上默草出手帕拭拭自己的眼角。

    将军大人,别担心,那个东西是有口碑的,用过的都说赘!

    「怎么了?饺子不好吃吗?」一声甜甜却隐合关心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出神发呆。

    「没有,很好吃。」他连忙张口将递到嘴边的水饺一口咬下。

    苏雅看到他吃了,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替他夹了一个,沾了美味的沾酱,又喂了他一颗。

    展天傲满足地昨看旁妻亲手喂的美食,然后偷愉望了她一眼,看着她忙碌地替他夹菜。

    可是一想到那盒东西,他又觉得心里慌慌的、闷闷的,不是那样的舒服。

    那样冰冷的东西女人会喜欢?她会喜欢?

    虽然他认为自己的比那种替代品强,能屈能伸又软硬合适,还恃久有力唉要是没有受伤就好了,他无力地叹口气。

    心想自己怎么不早点遇到公主,这样就可以让公主见识到他的男性雄风了,那雄风说有多大就有多大。

    没有人想得到展天傲冰冷的表情下却有那样胡思乱想、歪到天边的念头。

    苏雅见到他正经八百的坐姿,从结婚到现在,多少也了解了他的性情。

    想起前几次他亲白跑到希望工厂去接她,结果她一个不小心,跌了一跤,整个人扑到他的怀里,就发现他的嘴马上抿紧,表情前所未有的怜酷。

    刚开始她还以为他讨厌自己在外面碰他,所以身为一个贤慧的好娇妻,她当然要给他面子。

    最后几次,她才发现,原来人家饭看脸耍怜酷,不是真的讨厌她接近,而是害羞了。

    唉,没想到自己的驸马居然是个小害羞呢!

    结果这个小害羞到了夜幕低垂的时候,就完全变成一个不会害羞的猛男。晚上不装忧郁了,直接拉看她折腾了一整晚,大有想要将小天傲彻底唤酸的态势,就算唤不酸,也要把他变硬。

    可是结果却是令人丧气的,展天傲猛烈地喘息看,那古铜色的胸膛上下起伏看,渐渐压抑了心底的那把火。

    等到稍微平息了,他才传身一把楼住一旁沉默的小女人,然后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

    「没事,睡吧门苏雅只能乖乖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听看他还有些急促的心跳声。

    果然还是不行吗?她苦笑看,也对,那些两性专家不是常说,夫妻之间要有正常的性爱生活,这样才能长久维恃夫妻关系。

    也许真的该想办法解决他的问题,否则以后恐怕会成了他的心结,更会严重妨碍他们之间的信任及感情。

    伸手紧抱看他的腹,闻看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她低声呢喃:「无论如何,我都不要离开你。」当她沉沉入睡,想要看着能不能梦到月老的时候,原本已经闭目的男人却缓缓睁开眼睛。

    刚才那样低声的呢喃,坚定的誓,像是一股暖风吹拂过他的心头。

    灼热而专注的目光望看她天真无邪的睡容,久久,只觉得就这样看一辈子、两辈子、三辈子也看不腻。

    他缓缓低下头吻上她微嘟的小嘴,然后深情款款地低语:「我也是。」「驸马这几天都在忙什么?」苏雅终于还是忍不住闻口问。

    这几天都觉得袖降降的,像是想要跟她说什么,问他又说没事,然后又继续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她。

    而昨天晚上她刚好看到他对看一个木盒子在发呆,开口问,却发现他异常凉慌地藏起来,不想要让她看到的样子。

    这么心虚?难道说那个木盒子里面藏了什么让他很心虚的东西?

    可是当她想要进一步向他讨来看的时候,却被他吼了。

    被他吼耶!她整个人愣住了,心想看不是已经得到他的喜欢了吗?两个人不是已经很好了吗?他对自己协算是百依百顺,家里大事听他的、小事听她的可是什么是大事小事,那就听她的了。

    在她沉溺于爱情的甜蜜时,却被爱人这样吼,是人都受不了。

    当下她就觉得他是不是变心了,有小三了,所以对她不耐烦了?

    太过伤心的她晚上睡觉时就不等他,独白一个人面对看墙壁,背对看他,摆出非暴力的不合作态度。

    他也沉默不语地躺在她的身边,没有一如往常那样抱抱她、亲亲她。

    苏雅只感觉到自己全身好怜、好孤单、好寂寞,于是林想越觉得委屈,越委屈就越觉得想哭,越想哭就越止不住泪水。

    当她努力将自己埋入枕头里,就怕自己的哭声被听到的时候,一双大手将她从枕头里拔起来。

    她落入熟悉的坏抱里,大手轻轻拍看她的背,然后就听到他带着商意的低语,「别哭了。」「都是你门「好,都是我的毛昔。」「你那时候还吼我,我只不过想要关心你,谁知道你在心虚什么?」「我没有心虚」「那为什么不敢给我看?」他沉黑上。

    她哭得更大声,「你是不是变心了?」「我怎么可能变心?」相反地,他比车交泊她变心。

( 霸王别激 http://www.huixsw.com/0/154/ ) 移动版阅读m.huixsw.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