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世界大红包 第480章 帝王登门

小说:电影世界大红包 作者:葱花拌豆腐 更新时间:2019-06-10 18:55:30 源网站:笔趣读
  夜已经深了,整个京城犹如是笼罩了一层黑色的浮尘,万家万户都已经是入眠了,只是太常卿府中的灯盏却并没有熄灭。

  此时的李晓定气凝神,盘着腿端坐在一块蒲团之上,而在他的身侧,一柄纹刻着九星图案的法剑,则是静静地躺在他身前的地上,仿佛是在等待着召唤。

  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在膻中穴的气海,犹如旋涡一般的转动了起来,气机牵引,内力鼓当,一股元气条从他探出的手掌中迸发了出来,这元气条大概手臂般粗细,坚韧凝实,闪烁勾勒出乳白色的线条。

  这元气条如同是有生命一般的游曳飞舞,元起跳的一端像是敏捷的灵蛇一样,贴向了剑柄,哧溜一下的缠绕而上,与连接李晓手掌的元气线头崩得紧紧的。

  李晓轻轻地一抬手,那九星法剑顿时也脱离了地面,伴随着剑身的轻微震颤,发出了一道嗡鸣之声。

  李晓手掌伸拉饭费,而相为呼应的,那一柄九星法剑也是上下凌空翻飞,显得是灵活而又迅捷,腾若游龙,传来法剑嗤嗤的劈砍呼啸之声,房间里也顿时闪起了一片片绚丽的剑影来,随着速度的加快,那把法剑在空中左右腾挪,就犹如是穿线飞针一样,连距离较远桌子上的灯盏火焰都是不停跳动,明灭不定。

  只见李晓抬起了手掌,接着向前猛地一送,元气条带着法剑向着面前的一根竖立的木片激射了而去,虽然因为元气条的长度,剑身没有触及木片。

  但是那透剑而出的劲气,却直接是将那块木片给崩为了两半,凌厉的余波,也在墙壁之上留下了一个显眼的裂缝凹陷来!

  “这御剑之术虽然名为御剑,但是真正考验的却是对于元气的掌控,只要是将元气操纵的炉火纯青,那么这御剑之术也就能够具有莫大的威能了,百里飞剑,隔空伤人!”

  李晓轻轻地一扯元气条,法剑又再次在屋中挥舞翻腾了起来,他的额头上也渐渐渗出了汗珠,沿着脸颊下巴,向着地面滴落而下,李晓操控法剑,在屋内穿梭来去,就如同是银色的丝线一样,诡谲而又灵动!

  时至今日,他的属性也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现在他的属性面板是:

  力量:6.7

  体力:6.4

  敏捷:6.9

  智慧:6.6

  武道境界:宗师中期。

  拥有技能:粤语精通满级,画技满级,走壁术:满级,枪械精通5级,小李飞刀8级,基础法术精通:9级,炼尸术:6级,御尸术:7级。基础物理科技精通:3级。梯云纵:6级。太极内劲:8层。天霜拳:10层,排云掌:7层,风神腿:10层,冰心诀:8级,三分归元气:5层!降龙十八掌3层!灵犀剑气(灵犀一指 圣灵剑诀):6层,麒麟血脉:2阶!大力金刚拳:6级,五行遁经3级,沙暴送葬2级,御剑之术:2级。

  永久性道具:艾德曼飞刀,赫克勒-科勒mp5sd冲锋枪,法剑,八卦镜,火麟剑,玉枕(属性未知),万剑归宗剑谱(已参透),makr7战甲,麒麟臂,沙罐,鲛人泪珠,骷髅岛,神圣龙脉,灵树枝,画皮面具。

  消耗性道具:帕拉贝鲁手枪弹(二十六颗),各式符纸,改良版超级血清。

  这样的御剑练习,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不多会儿,吴三跑来扣门,告诉李晓有人深夜来访。

  “来者所谓何人?”李晓手腕轻轻一扯动,将在屋中腾飞闪挪的法剑收回了手中,心念闪动,将它又存放在系统空间之中。

  自己来京城第一天,就有人深夜登门,这会是谁呢?

  “登门者并没有表明身份,只是说您一见便知。”吴三低声回话道。

  李晓闻,忍不住轻皱了下眉头,从蒲团之上站起了身来,随着吴三,一起穿过了院子,来到了大门处。

  推开了门,却看见在府外赫然是有着七八个腰胯大刀,目光机警的禁卫,而为首之人则是身着黑色的宽大袍子,整个人的面容也隐藏在连袍的帽中,如同是隐匿在黑夜中,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李晓上下打量了一下来人,疑惑地道:“不知阁下何人,找李某又所谓何事?”

  半晌之后,黑衣人缓缓摘下帽子,当李晓看清楚来人面容之时,神色也是不禁为之一怔。

  …………

  原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的皇帝。

  将皇帝迎入府中大堂,又命人端上了茶水,李晓招呼着皇帝落座而下,跟随皇帝前来的禁卫则是挎刀在院中把守,机警地目光来回逡巡。

  “不知陛下大驾光临,还真是有失远迎。”李晓看了看皇帝,作了一揖地说道。

  皇帝却是连连摆手,微微一笑,极尽谦和地道:“哈哈,哪里,是朕深夜造访,打扰到李爱卿了,还望李大人莫要见怪才是啊。”

  李晓微微一愣,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面前的这位,无论是怎么被架空,那好歹也是一国之君主,当朝天子,皇室中人啊,再者说,今日在朝堂之上两人也是有过争锋的,只是为什么几个时辰不见,对方的话语怎么如此的谦和,在加上这位帝王不在宫中待着,竟然深夜造访登门,这也实在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啊。

  “看李爱卿府上布置朴实淡雅,在朝为官者,难得有这样的廉明淡薄之心啊。”皇帝环顾了下大堂四周之后,心不在焉地点头称赞。

  “虽然在下并非圣者贤明,但却也向往淡泊致远的意境。”顿了顿,李晓又开门见山地问到:“只是不知陛下深夜光临寒舍所谓何事?恐怕不会是来参观寒舍这么简单吧。”

  李晓相信,这么晚了皇帝造访,绝对不会仅仅为了参观一下他的落脚府邸这么简单,这其中一定是还有隐情的!

  却见皇帝在沉吟片刻之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后,语气有些颓丧地道:“哎,想必今日李爱卿在朝堂之上也已经看见了我懦弱无能的模样,你所正是,连一个大内太监都敢张牙舞爪,放肆朝堂,朕身为一国之君,又是颜面何存呢。”

  说完之后,他又自嘲地苦笑了一番,看他的模样,倒像是久埋心底的苦闷,在向人倾诉一般。

  在听了对方的话语之后,李晓也是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就今天早朝的时候,当他看见那大内太监杨林在太和殿上目中无人,飞扬跋扈的神态,就仿佛那大内太监才是那个至高无上的存在,这无疑是极具讽刺意味的。

  …………

  而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帝王,眼神之中仿佛也是透着深深的哀怨与疲累一般,接着只见这皇帝目光暗淡了几分,语气幽深,回溯着往事,整个人仿佛都苍老了一分:“还记得十多年前,在朕还小的时候,父皇便得了一种怪病,遍访各路名医都是无从救治,后来普渡慈航就如同是从天而降,用梵音念经诵佛便将父皇的病给治好了,仿佛是凭借他高深佛法的加持,能够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此后,父皇将普渡慈航招进了宫中,并且对他感恩戴德,普渡慈航也是深得了父皇的恩宠和敬仰,成功的登临了护国法丈之位,就连宫里所有的纪例与法事,父皇也都是要征求他的意见。”

  “很多的文武大臣也都是依附于他,就这样,普渡慈航在宫中的权力也是越来越大,大到能够左右朝中势力的地步。之后我虽然是从父皇那里继任了皇位,可是大权却已经旁落,普渡慈航差不多已经是只手遮天了,李爱卿,你说朕跟那皮影戏中的提线人偶又有何区别?”

  李晓心下也是微微一叹,看着这皇帝的眼神中,也是流露出了一丝同情的神色,看来这皇帝也并不不是如阿斗那样的糊涂,至少他明白自己所面临的处境。

  皇帝现在的一举一动,恐怕都是在普渡慈航的监视之下,以至于处处要防范着,不然的话也就不会趁着深夜的时候,登门造访了。

  只不过,看他的样子,仿佛还只是忌惮普渡慈航在朝中的位置,而不知道对方是一个大妖的身份。

  俗话说的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普渡慈航是为妖魔,一身妖法更是诡谲莫测,再加上以他总是以德道高僧自诩,宣扬普度众生,慈悲为怀的神佛形象,更引得很多大臣的依附,在朝中的势力也壮大了起来,以至于发展到了如此的地步,让人唏嘘不已。

  皇帝叹了口气,继续道:“朕自然也知道那血书谋反一案,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奸臣捏造的,但是,为了明哲保身,朕也只能委曲求全。”

  李晓意味深长地道:“臣能够体会陛下的苦衷,只是那血书谋反案如果坐实的话,就被奸臣得逞,而这本就是污浊不堪的的朝廷,就更少了报效社稷的忠义之士了。”

  及此处,皇帝的眼睛忽然泛起了亮光:“所以,朕才要求助于李爱卿……李爱卿不但是名门之后,能力出众,而且还有着一身呼风唤雨的神通法术,令人惊叹。最重要的是,从今天朝堂之上所发生的事情来看,朕更加确定你是一个仗义执的忠义之士,所以朕希望李爱卿能够在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溯本清源,好破除这朝堂之上的靡靡之气,不知李爱卿意下如何。”

  说完之后,皇帝从座椅之上支起了身子来,用无比期待的目光看着李晓,等待着他的回答。

  李晓一听,心里也顿时明白了。

  原来这皇帝早就已经是不满普渡慈航干涉朝堂了,只是迫于普渡慈航的yin威,一直以来都是忍辱负重,委曲求全,等待着时机。

  而此时自己的出现,则是成为了皇帝所拉拢的对象,他想要拉拢自己,好一起与普渡慈航分庭抗礼,帮助他重夺大权。

  唔……

  自己的任务就是要肃清妖魔,荡平奸邪,所以,与皇帝联手的话自然是未尝不可。

  感受到皇帝灼热的眼神,李晓心念飞转,在沉吟片刻之后,开口道:“诛奸臣,灭乱dang,这本就是职责所在。既然陛下如此器重,那么臣自当是竭力而为之了,只是……”李晓顿了顿,眼中狡狯闪烁,似有深意地说道:“只是臣刚刚入京,根基未稳,资历浅薄,恐怕还无法担此重任啊。”

  皇帝的意思,他自然是明白,只是自己刚入京城,而且还是三品的太常卿,放眼整个朝廷,这等官职已然不低,但是与跟那护国法丈相比的话,还是有些不够看啊。

  “无碍,李爱卿的能力非凡,有目共睹,缺的无非是一个官衔罢了,朕可以封你为护国天师,虽然朕在朝中被架空,但是这样的册封,还是能够做到的。”在得知李晓的担忧之后,皇帝却是毫不迟疑地道,如同是早就已经决定好了一般。

  普渡慈航是朝中的护国法丈,而皇帝要册封自己为护国天师,一个法丈,一个天师,这其中的意味自然是一目了然了!

  “好,既然陛下如此决断,那么臣自然是义不容辞了。”到了这个时候,李晓也不再推脱,嘴角掀起一丝淡淡弧度,直接是应承了下来,毕竟有了这护国天师的身份,也能够更利于他的行动。

  “太好了,从明日起,你便是朝廷的护国天师了,相信有护国天师的助力,恢复江山社稷有望了!”皇帝顿时大喜,直接是冠李晓以天师之名,生怕李晓下一刻会反悔。

  皇帝高兴的哈哈大笑,心情一下子大好了起来,一扫之前的愁容阴霾。

  “为了避免那普渡慈航生起疑心,还请陛下能够不露声色,以防打草惊蛇。”李晓想了想,对皇帝叮嘱道。

  仅仅是一个天师之位还不够,李晓还必须尽快提升修为,招兵买马,扩充实力。

  “好,一切皆依天师所。”皇帝点点头,回答道。

  在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就对付普渡慈航一事进行商议,皇帝才告辞,在一众禁卫的护送下,返回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