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第388章 林霄,我不干净了!

小说: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 作者:叶唯陆霆琛 更新时间:2019-06-18 20:36:35 源网站:棋子小说网
  苏茶茶身子一僵,直接忘记了推开林霄,林霄将她护在怀中,他冷冷地看着战煜城,那张英俊的混血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嘲讽。

  “怎么,我和茶茶做什么,还需要像你汇报?”

  林霄这话直接堵得战煜城说不出话来,他气得想要杀人,可是,他又不知道他该杀了谁。

  战煜城收到那几张照片后就被气疯了,他能看出,照片中男人身上的衣服很廉价,那显然不是林霄。

  他没想到,苏茶茶还真喜欢用嘴伺候男人啊!

  她伺候别的男人,向来是尽心尽力,在他战煜城面前,却总是喜欢装成贞洁烈女。

  想到刚才林霄和苏茶茶接吻的画面,再看看自己手机上的那几张照片,战煜城只觉得恶心。

  苏茶茶这个女人,真特么的恶心!

  他这人吧,性格有点儿恶劣,他从来都是不甘心自己一个人被恶心到的,他心里火烧火燎的这么难受,他当然要拖着林霄和他一起难受!

  “林三,你知不知道,苏茶茶刚刚做了什么?”

  战煜城的唇角,勾着明显的恶意与残忍,他的视线,缓缓地从苏茶茶脸上扫过,最终落在了林霄的脸上。

  “林三,要是你知道苏茶茶刚刚做了什么,我赌,你再吻她,你会吐!”

  “战煜城,你有病!”苏茶茶知道战煜城很恶劣,但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当着林霄的面说那几张照片的事。

  苏茶茶是没有爱上林霄,可她是要脸的,她不想将自己如此狼狈的一面,展现在林霄面前。

  “怎么,怕被林三知道你做的好事,一脚把你踹开?”战煜城笑得戾气丛生,“苏茶茶,你有胆四处勾男人,就该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

  说着,战煜城就直接将他的手机砸在了地上。

  手机屏幕依旧亮着,苏茶茶和林霄,都能清晰看到,这张照片,有多么的不堪入目。

  苏茶茶的身体控制不住颤栗,不知道是恨的,还是气的。

  战煜城,总有本事,让她生不如死。

  “战煜城,你真恶心!”苏茶茶咬着牙一字一句吼道,“战煜城,你简直就是一只疯狗!”

  战煜城没有理会苏茶茶,而是阴鸷地盯着林霄,“林三,看清楚了,这就是刚才你吻的女人!”

  苏茶茶想说让战煜城滚,她这辈子再不想看到战煜城,可是,她抖得太厉害,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她只能死死地咬着唇,鲜血横流,浑然未觉。

  苏茶茶莫名有些害怕,她怕,林霄会用看垃圾一眼的眼神看她。

  她也怕,在她有些在乎林霄对她的看法的时候,她也成为了林霄眼中的苍蝇蚊子,还有屎。

  林霄那落在苏茶茶身上的手松了松,苏茶茶以为,林霄是被她恶心到了,他想要把她甩开的,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想要和林霄保持些距离,好别恶心到他。

  谁知,下一秒,林霄的吻,再次落在了她唇上,带着席卷一切的狂热与爱恋,那样的虔诚而深情,让人根本就无法抵挡。

  苏茶茶直接被林霄给亲懵了。

  战煜城也懵了。

  战煜城怔怔地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都忘记了强行把他们分开。

  事情的发展方向,为什么跟他预料中的不一样呢?

  他原本想的是,林霄看到这张照片后,会对苏茶茶深恶痛绝,再不多看她一眼,然后,他刚好把苏茶茶捡回家。

  他会对苏茶茶说,苏茶茶,你看,你是瞎了眼吧!你以为林霄对你好,可你太肤浅,林霄根本就不是真的在意你,你脏了,他就嫌弃你了,可是苏茶茶,我不嫌弃你啊,所以,回到我身边吧。

  战煜城半蹲下身子,他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捡起了地上的手机,为什么,事情就不能向着他预料的方向发展呢?

  都说,市场经济瞬息万变,可他却能精准地操盘,只有在苏茶茶这个女人面前,他所有的算盘,都会落了空。

  “苏茶茶,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保护你。”

  林霄在苏茶茶的耳边低低地呢喃,但他的声音,却清晰地落在了战煜城的耳中。

  听了林霄的话,战煜城如遭雷击。

  对不起?!

  苏茶茶做出了这么恶心的事情,林霄竟然还对她说对不起?!

  去特么的林霄!谁要他在他女人面前装情圣的!

  “战七,还不走?”林霄一边开门一边冷笑着看着战煜城,“怎么,想去我家里坐坐?抱歉,我和茶茶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没空招待贵客!”

  说完这话,林霄猛地将苏茶茶打横抱起,快步走进小公寓,随即直接将战煜城关在了门外。

  一进林霄的小公寓,苏茶茶就从他怀中挣开,与他保持相对冷淡的距离。

  “林霄,刚才的照片,不是PS的,今天晚上,我差点儿被逼着用嘴……”

  有些话,难以启齿,但苏茶茶想跟林霄说清楚。

  林霄的确是给了她很多温暖,可她不配肆意享受他给予的温暖。

  “林霄,今天晚上不是第一次。我在监狱的时候,也被逼迫过。”

  想起那段可怕的过往,苏茶茶还是会控制不住恐慌,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平复了自己身上的颤栗。

  “那是我刚进监狱,说起来有点儿搞笑,有些人,手段通天,女子监狱,竟然也能弄进去几个男人。那天晚上,他们逼着我用嘴,也用下面。”

  “苏茶茶,别说了!”

  林霄心疼,他不想苏茶茶自揭伤疤,更不想,她看清自己。

  他爱的就是苏茶茶这个人,他不需要她是贞洁烈女,也不需要她一尘不染,不管她光芒万丈,还是一身锈,他都要她。

  “林霄,让我说完。”

  苏茶茶眸光清透地看着林霄,“有些话,我想跟你说清楚。”

  “监狱那次,他们最后还是没有得逞,因为我咬舌自尽了,他们怕弄出人命,以后倒是没再找男人来羞辱我。”

  “林霄,我告诉你这些,不是想说,我曾经的日子,有多苦,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干干净净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