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三十章 做你心里想的事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02: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极品全能保安

  钟倩被问的一愣,而后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任欣然道“我看到吴松吐血的时候,你很关心他。而你看他的眼神,就像我之前看韩老师一样,那是只有看自己心爱的人时,才会有的眼神。”

  “有吗?”钟倩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自己对吴松的感觉,最多算是喜欢,算不上爱。而且,她有些刻意逃避去思考这个问题,只是顺其自然的跟吴松相处。

  “你觉得,我会喜欢吴松这样的无赖?”

  “吴松确实是个无赖。”任欣然想起那天宿舍的场景,忍不住还有些愤怒,虽然刚才吴松已经悄悄告诉她,那些照片已经删除。可她的身体已经被吴松看的干干净净,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但她现在的愤怒,已经远不及以前。发生了今天的事,看到吴松为了救她力战两名高手,还受了伤。任欣然觉得对吴松已经没有那么恨了,反而有种奇怪的感觉,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或许,只是是一种感恩。

  钟倩看任欣然的样子,好像吃过吴松的亏一般,忍不住问道“吴松欺负过你吗?”

  任欣然摇摇头,自然不会承认,毕竟是她设计要惩治吴松,而且真的把吴松扒了个精光。想到吴松赤身露体的样子,尤其是那最突出的一点,任欣然不禁有些脸红。

  看到任欣然的样子,钟倩敢肯定,吴松跟任欣然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她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无非是吴松见任欣然长得漂亮,想沾些便宜罢了。

  两女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任欣然看了一眼吴松所在的房间,而后问道“钟老师,你说吴松……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他功夫那么好,怎么会甘心在学院做个小保安呢。”

  钟倩自然知道吴松的秘密,那就是吴松中毒的事情。但不知为什么,她并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任欣然,或许,她觉得这个秘密只有吴松最亲密的人才能知道吧。

  “他能有什么秘密,刚来学院的时候,他是想当老师,可谁都能看出来,他的目的不纯,无非是见我们学院全是女孩,想来泡妞罢了。不过,院长好像对吴松另眼相看,所以才让他做了学院的保安。”

  “哦,原来是这样。”任欣然陷入了沉思,而后又问道“钟老师,学院里都在传,说你跟吴松是一对,不过我并不相信。但我经常看你们在一起,那吴松……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啊?”

  钟倩心里暗想,吴松对她做过的过分事多了去了。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回答任欣然的问题,而是说道“你好像对吴松很感兴趣啊?”

  任欣然心中一惊,她这才意识到,从自己获救后,好像脑子想的全是关于吴松的事,她不清楚这代表着什么,只是摇头道“哪有,我怎么会对他感兴趣,不过是有些好奇罢了。”

  钟倩看着任欣然,不再语,两女再次陷入沉默中,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吴松在房间里待了有近半个小时,他的伤势才被压制下去。

  他走出房门,见房间里只剩下潘龙飞、潘锦莲、暴龙以及钟倩和任欣然几人。

  “吴松,你出来了,伤势怎么样?”潘龙飞问道。

  “已经没什么事了,大师兄,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回家了,等你处理完帮派的事,咱们再聚聚。”

  潘龙飞点了点头,而后道“吴松,今天的事,师兄记在心里了。”

  吴松呵呵一笑“咱们师兄弟还说这么见外的话干嘛,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再说,救我侄女,也是我当叔叔的分内的事,对吧然然?”

  任欣然见吴松又提起这辈分的事,把头扭到一边不搭理吴松。

  潘龙飞见任欣然对吴松态度冷淡,便说道“这孩子,脾气都是让我惯出来的,吴松,别跟她一般见识。”

  “无妨无妨,小孩子嘛,又是青春期,难免有些叛逆,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你说谁是小孩子,好像你多大年纪似的!”任欣然实在听不下去吴松这种口气,忍不住顶了一句。

  “然然!不得对吴松无礼,别忘刚才可是吴松救了你,我教过你多少次,要懂得知恩图报。”潘龙飞也不清楚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对吴松会是这样的态度,他只是觉得自己是对任欣然疏于管教,训斥任欣然的同时,心里也一阵阵自责。

  “知恩图报?那是不是我还要对吴松以身相许啊!”任欣然说完,起身躲到房间里,重重地把门关上。

  “这孩子……唉!”潘龙飞叹了口气。

  “好了大师兄,然然就是小孩子脾气,过会就好了,那我就先告辞了。”说完,吴松便带着钟倩离开。

  潘锦莲把两人送到门口,安排了人开车送他们回蓝水湾。等吴松上了车,潘锦莲趴到车窗对吴松说道“吴松,我说过的话,还算数。”说完便回了别墅。

  吴松有些摸不着头脑,转头问钟倩“倩倩,莲姐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钟倩把脑袋扭向一边,答道“莲姐不是说过,如果你救了任欣然,她就会答应你任何事。”

  吴松一拍脑门“哎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得好好想想,这可是个好机会。”

  钟倩撇了一眼吴松,心里莫名的有股酸意,说道“可不是嘛,莲姐这么漂亮,身材又好,你要是想跟她发生点什么,这确实是一个好机会。”

  “我跟莲姐能发生什么?”吴松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钟倩看着吴松装糊涂的样子就来气,冷声道“还能发生什么,不就是男女那点事嘛,你们男人见了美女,不都是整天想着那事。”

  吴松一听,用一种失望地眼光看着钟倩道“倩倩,你的思想怎么这么不纯洁,我这么单纯的人,怎么会想那样的事。”

  “你思想才不纯洁,你敢说你没想过?”

  吴松换做一副委屈的模样,低着都道“我是个传统的男人,人家初吻都给了你,还被你看了身子,这辈子就是你的人,怎么会对其他女人心存幻想。倩倩,你可要对我好些啊。”说完,吴松的脑袋就朝钟倩的怀里钻。

  钟倩一把把吴松推开,说道“少来这一套,那你说,你准备让莲姐为你做什么?”

  “当然是免除我的房租啦,我这么缺钱,有这样好的机会,怎么会错过。”

  ……

  钟倩有些无语,暗想难道自己真的猜错了?

  “哦,原来是免房租啊。”

  “本来就是,哪像你啊,思想这么污。”

  “你说谁污!你敢再说一遍试试!”钟倩咬着牙,举起了自己的小拳头。

  “我污,我污行了吧。”吴松举双手投降,随后叹口气对司机道“大哥,让你见笑了啊,你有女朋友没,要是没有的话,千万找个性格温柔的,不然可就要遭殃了。”

  司机重重的点了点头,道“说的在理。”

  钟倩见两人一唱一和的挤兑自己,眯起眼睛道“吴松,你是在说我不温柔吗?那就温柔地给你松松筋骨!”说完,钟倩扬起拳头,冲着吴松的胸口就锤了下去。

  吴松挨了一下后,不住的咳嗽起来。

  钟倩这才想起,吴松身上还有伤,她自责万分,赶忙伸手按在吴松胸口,上下摩挲着帮她顺气。

  看着钟倩紧张愧疚的模样,吴松一阵得意,很享受的往后一趟,任由钟倩白嫩的小手在胸口上抚摸着。

  到了蓝水湾,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吴松和钟倩两人在门口的饭店随便吃了晚饭,便一起回了吴松的家。

  刚一进家门,钟倩见吴松解开了腰带,并把裤子也脱了下来,往后退了几步问道“吴松,你脱衣服干嘛?”

  吴松见钟倩惊慌的模样,笑道“做你心里想着的事啊。”

  “你!流氓!”

  “我怎么流氓了,你跟我回家,不就是想帮我换药吗?”随后,吴松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指着钟倩道“你……你刚才该不会是想那事吧。倩倩,你忍心摧残一个伤员吗,难道你知道我现在无力反抗,所以想趁机占有我的身体?好吧,我放弃抵抗,不过你要温柔些。”说完,吴松往沙发上一趟,闭上了眼睛。

  钟倩看着吴松那仿佛纯情少女面对强奸犯的模样,恨得牙根直痒,朝吴松的脚上踢了一下道“还没演够啊,快起来,给你换完药我就回家。”

  吴松见钟倩不跟自己搭戏,讪讪地坐起身来,埋怨道“一点情调也没有。”

  钟倩对吴松的话充耳不闻,取了医药箱,开始给吴松换药。

  “倩倩,我觉得莲姐的建议挺好的,你搬到这里住,就能省下房租钱。我也能让莲姐把我的房租免了,这样咱们就可以白住这里,要不,你一会就搬过来?”

  钟倩瞪了吴松一眼,道“不搬,我可不想进这个狼窝!”

  “哦,好吧。”沉默了下,吴松继续说道“倩倩,我给你出个谜题吧,有个女孩搬进了刚租的房子,可第二天就碰到停电,坐不了电梯,她只好爬了十层楼才回到家。晚上睡着了以后,她迷迷糊糊听到窗外有人对她说话,说这里经常停电,问她要不要蜡烛。第二天一早,女孩就慌忙搬了出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钟倩想了想,也没想出答案,于是问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