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一百三十章 再遇白荷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席间,施军提到了审讯盗墓贼狗子的结果,狗子已经全都招了。狗子口中的那几个宝贝,都藏在某市的一间单元房内。施军通知了当地的警方,果然找到了那几件文物。经过鉴定,个个都是国宝级的宝贝。施军也因此受到了嘉奖。

  拒绝了施云飞让吴松留宿的邀请,吴松还住进了刚来大理的那家酒店。

  不知为什么,吴松忽然想起了那个来给他做客房服务的美女白荷,也不知道她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他弟弟是不是已经从拘留所里出来。

  正在想着这事的时候,他忽然听见外面一阵喧闹,好像有什么人在争吵。

  吴松推门出去,却看到两个人男人正揪着一个女人的头发在地上拖着走。而那个女人疼的呜呜直哭,想挣扎却摆脱不了两个强壮的男人。

  “住手!”吴松怒喝一声,几步走了过去。

  其中一个男人见有人管闲事,指着吴松的鼻子骂骂咧咧地就要动手。吴松只是一抬胳膊,顺带往前一推,那人就飞出去三四米摔倒在地。而另一个男人见自己的同伴被打,松开女人的头发,扬着拳头就朝吴松砸了过去。

  吴松冷笑一声,微微侧身,抓住那人的手腕往后一拽,那人便蹬蹬蹬往前冲了好几步,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啃屎。

  两个壮汉一前以后都被打出了好几米远,吴松这才走了过去,把坐在地上呜呜直哭的女人拉了起来,等女人拨开头发,吴松才认出来,竟然是刚才他还在念叨的白荷,只是此时白荷化着浓妆,泪水已经把妆给弄花了。

  “白荷,你怎么在这?他们是什么人?”吴松忍不住问道。

  白荷见是吴松,仿佛是见到了亲人一般,扑到吴松怀里哭了起来。

  那两个男人见白荷跟吴松认识,爬起来说道:“你是她什么人?”

  吴松眉头一皱,“关你什么事,赶快跟我滚,别让我再见到你们!”

  两个男人知道自己不是吴松的对手,甩下一句‘你等着’,便灰溜溜地逃走了。

  吴松把白荷扶进房间到沙发上坐下,抽了几张纸巾给她问道:“白荷,那些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白荷哭了一会才止住泪水,说道:“那帮人是我的债主,当时我为了给爸爸治病,救弟弟出来,找他们借了三万的高利贷。前两天你给了我三万,我想先把这高利贷还了。可是我还钱的时候,他们竟然让我还十万,我哪有这么多钱。他们见我没钱还,就还让我来当小姐,我死活不从,可他们却不放过我 ,非逼我来接客。”

  吴松听罢,一拍桌子怒道:“太过分了,就算是高利贷,也没有这样高的利息,他们就是看中了你长的漂亮,能给他们赚钱才这么逼你的。”

  站起身来,吴松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告诉我你弟弟关在哪,我想办法把他捞出来。”

  白荷一听,心中高兴万分,给吴松报了个地址。

  吴松掏出手机,本想直接给施军打电话,不过毕竟白荷的弟弟是犯了事,而施军又是个正直的警察,他怕施军不答应,便拨了施云飞的号码。

  “施老哥,我是吴松,有个事想让你儿子帮个忙。”吴松只是说他有个朋友的弟弟因为偷了点东西被抓了,看施云飞能不能给施军说说,自己交些钱把人捞出来。

  施云飞一听,便说道:“还交什么钱,我跟施军说一声,让他去想办法,明天不把人放出来,我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了。”

  吴松要的就这个效果,对施云飞道了声谢,便挂了电话。

  “白荷,放心吧,明天你弟弟就能出来了,至于你那高利贷,我想一会他们还会来人,我来解决就可以了。”

  白荷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对吴松说道:“吴先生,您的大恩大德白荷永生不忘,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吴松赶忙把白荷搀扶起来,“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快起来。”只是吴松一不小心,伸手的时候无意中掌根碰到了白荷的腋窝下的胸部外围。

  白荷的脸上立马飞起两朵红云,偷偷瞄了吴松一眼,还以为吴松是故意为之。不过仔细想想,就算是吴松要了她的身子,她也是心甘情愿,只是摸一下又有何妨。

  吴松也觉得自己摸错了地方 ,赶忙抽回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那个……我不是有意的,你快起来。”

  此时吴松低头俯视,正好从白荷那领口看了进去,本来白荷就是被逼着来接客的,穿着自然性感大胆。再加上她此时跪在地上,一对浑圆白嫩的胸部几乎让他看了个光。

  把目光移到别处,吴松可不敢再看下去了,不然心中那小火焰,又该燃烧起来。

  白荷缓缓的站起来,坐到沙发上,低着头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吴松也因为刚才那一摸和一瞥,感觉到尴尬,也没有语。一时间,房间里倒是静的出去,但气氛却有些暧昧。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白荷站起身来道:“吴先生,我给你按摩按摩吧。”

  吴松却没答应,“不用了,你去洗把脸吧,妆都哭花了。”

  白荷一听,紧张的不行,赶忙到洗手间一照镜子,可不是,泪水混合着眼影,在脸上形成了两道黑线。白荷连忙打开水龙头,把脸洗了洗。

  “嗯,这才像样嘛。”吴松看着不施粉黛清纯无比的白荷,满意的点了点头。

  两人坐到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可出乎吴松意料的是,等了有半个多小时,竟然还没有人找上门来。吴松一阵无语,看来那两个男人临走放的狠话,真的单纯地只是一句狠话而已。

  “白荷,你住哪里啊,我送你回家吧,我想他们是不会来了。”吴松站起身来说道。

  白荷却犹犹豫豫地还在坐着,她低下头说道:“吴先生,我不敢回家,那帮人知道我住在哪,我怕他们晚上再去找我。”

  吴松心道,白荷说的也对,他挠挠头,说道:“看来,我只有再来个包夜了。”

  白荷一听,羞红着脸低下头,吴松也觉得自己这个是开玩笑有些不合时宜,他讪讪的摸了下鼻子,尴尬的干笑起来。

  咚咚咚!

  这时忽然传来了一阵砸门的声音,吴松说了句:“来的真够晚的。”

  白荷却有些恐惧地站到吴松身后,仿佛吴松那并不强壮的身体,能给她带来无穷的安全感一样。

  “谁啊?”吴松懒懒地问道。

  “快特么的给老子开门,不然老子砸烂门冲进去!”门口一声粗狂的声音喊道。

  白荷吓得腿都有些软了,他扒着吴松的肩膀,整个身子都贴到了吴松的后背上,声音有些发颤地问道:“吴先生,他们来了这么多人,你能打的过吗?要不我们报警吧。”刚才白荷见吴松轻轻松松就打败了两个强壮的男人,心里对吴松很有信心,可现在听着声音,外面至少有六七个人,她就开始担心吴松能不能对付得了了。

  吴松感受着后背两团丰满的按摩,笑道:“用不着报警,白荷,你往里面躲一躲,我来对付他们。”

  白荷很听话,往后退了几步,躲了起来。

  吴松回头一看,不禁有些无语,原来白荷躲到了窗帘后面,但两只脚却露了出来,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把脑袋埋到沙土里的鸵鸟一般,不过吴松也懒得提醒她。

  边往门口走,吴松边问:“谁阿这么没规矩,门砸坏了你来赔!”

  门口那粗狂的声音又喊了起来:“妈妈的,还油嘴滑舌,都闪开,我把门撞开!”

  吴松听的真切,猛的一开门,只见一个大块头冲了进来,却没刹住车,摔了大马趴,门外的小弟看着大块头的糗样,想笑却都不敢笑。

  吴松抱着胳膊笑道:“你也太着急了,不过倒是挺懂礼貌,进来先行个大礼。”

  大块头闹了满脸通红,咬咬牙站起来道:“就是你这个狗娘养的多管闲事是吧,那个*呢,你藏哪了?”

  吴松一听,脸立马寒了起来,身上散发出一股杀气,骂他几句他还可以忍,但如果辱及母亲,那就触及他的底线了。化境高手的杀意,又岂是这些小混混能承受的起的,几个人只觉得浑身直打哆嗦,眼前的吴松,也由一个人畜无害的帅小伙,变成了一头嗜血如狂的怪兽,正张开血盆大口要将他们吞噬。

  而其中两个胆小的,竟然扔下手中的钢管,掉头就逃走了。

  吴松的气势是朝那个出不逊的大块头冲过去的,但身后几个被波及的小弟,却已经受不了了。留下的几个拿着武器的手都开始哆嗦起来,感觉自己的小命随时都会被眼前的人给收割走一样。

  而首当其冲的大块头,更是难受了,刚刚才爬起来,两腿一软,又坐到了地上,如果不是他来之前刚上了厕所,恐怕现在早就尿裤子了。

  不过吴松还是有些收敛的,毕竟这些人虽然逼良为娼,放高利贷,但罪不至死。如果吴松有心,完全可以用杀气让这个大块头神智恍惚,甚至变成白痴。

  吴松身形一晃,一把就揪起了大块头,伸手就是几个耳光,直打的大块头本来就大的脸,更加肿胀了。

  “嘴巴这么不干净,今天就给你个长个记性!”说完,又是一巴掌,直扇掉了大块头几颗大牙。

  打完以后,吴松一甩手,把大块头跟扔个小鸡仔似得扔到门外,砸倒了一众小弟。

  吴松走到门口,皱了皱眉道:“白荷借你们谁的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