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二百零一章 谁知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吴松就像一个认真负责的木匠对待自己的作品,用龙刺把树干的一头削得尖尖的:“欧洲有一种古老的刑法,叫做木桩刑。”

  雷蒙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

  “我一直想看看人穿在木桩上的样子,不过你知道,现在是文明社会,不允许搞这一套了。”

  唐雪和雏田樱美这才知道他拿这根树干准备干什么,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捂着嘴,用恶心的眼神看着他。

  吴松不理她们,继续说道:“不过雷蒙先生你是个硬汗,想来也不会把木桩刑放在心上,正好可以满足我那个小小的愿望。”

  他在雷蒙的身上轻轻的踢了一脚,提醒他注意听他说得话:“雷蒙先生,你不用担心疼痛,为了让你少受到痛苦,也为了你能多挣扎两天再死去,你看,我把尖尖的树干已经削成圆形的了。”

  刚开始实行木桩刑的时候,所用的树干都是尖的,这样虽然方便捅到犯人的体内,但是在捅得过程中,尖锐的树干难免会刺破犯人的内脏,让他们迅速的死去。。

  人类在折磨人的时候总是会显示出无穷的智慧,于是他们把木桩刑的尖头改成了圆头,这样,当木桩插入犯人体内的时候,圆圆的形状只会把各种内脏推到一边,而不会刺破它,这样犯人就不容易死去了。

  吴松说完话后,不再管雷蒙是什么反应,他把准备好的树干递到韩无名的手里。

  “你去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先挖个坑,记住,这个坑要挖得深一些。”

  韩无名傻乎乎的问:“挖坑干什么?”

  吴松转头看看雷蒙:“把树干插入他的体内后,还要把他竖起来,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到,因为身体的自重,他慢慢的往下坠,最后,树干从嘴里穿出来的奇妙景像。”

  “恶心!”唐雪在一边呵斥着:“费那么大事干嘛,干脆一刀杀了算!”

  “你们两人一边去!”吴松很不客气的把雏田樱美和唐雪赶开。

  等到她们走远后,吴松一把抓住雷蒙,将他俯卧在地。

  “雷蒙,呆会你的菊花就会被一根树干暴掉,一想起来恐怕你就会觉得很爽了吧?”

  雷蒙刚刚受到了吴松的两记重击,早就丧失了反击和行动的能力,现在只能任凭他随意的摆布。

  吴松将他面朝下放在地上,抽出他的裤带,将他的双臂反绑起来。

  雏田樱美和唐雪躲在一边远远的看着他们,脸上带着惊疑不定的神情。

  吴松下手够狠够辣,不过,难道他真的要虐杀掉这个死老外吗?那样似乎有些太残忍了吧?

  虽说这个死老外刚刚差点置他们于死地,但也没有必要这样对付他吧?

  很显然,吴松和她们想得绝对不一样,他拽下雷蒙的裤子,将一块石头塞到了他的膝盖下面。

  实施木桩刑的时候,施法者需要将犯人的双臂和双腿打断,以防止犯人挣扎。

  你想啊,那么粗的一根木棍捅进菊花里——有时候棍粗菊花小还得额外的用人工把菊花“扩大”——换你你也得挣扎,打断了手脚犯人们就老实多了。

  “韩无名,你就知道站在那里看,你倒是过来帮我一把啊!”

  韩无名不情不愿的走上前来,咧了咧嘴:“恶心死了!”

  吴松瞪了他一眼:“刚刚这个死老外差点把你的屎打出来,现在我给你个报仇的机会,你还嫌这嫌那的!”

  雷蒙脸朝下趴在地上,听到他们两人在不断的嘀咕,表面上毫无反应,但是内心里已经紧张到快要崩溃了。

  被暴菊有多痛苦他是见识过的,在他十几年的杀手生涯中,他也用木棍捅死过几个想置他于死地的对手。

  尤其是一个被他弄死的同行,那还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雷蒙清楚的记得,当他狞笑着把木棍捅进那个男人的菊花时,他叫喊着,惨嚎着,身体不断的在地上翻滚,就像一条被扔到了岸上的鱼,不断挣扎,但是又毫无用处。

  粗糙的木棍上面满是木刺,前半截已经消失在了那个年轻男人的体内,鲜血顺着木棍流淌,很快的就浸湿了他身下的土地。

  当时他就坐在一边,笑眯眯地喝着啤酒,吃着烤肠,听着那个家伙的和嚎叫,直到他凄惨的死去。

  而他,现在也要尝试到这种痛苦的、让人绝望的刑罚了。

  当木棍顶到他屁股上的时候,终于,他的心态崩溃了。

  “住手!”雷蒙挣扎着叫了起来:“放开我,我说……”

  吴松并没有理会他的哀求,他冲着站在雷蒙身后的韩无名叫道:“你在磨蹭什么?你倒是捅进去啊!”

  韩无名擦了一把汗,没好气的说道:“要不你来试试?太小了,不好捅!”

  “求求你!”雷蒙大声的叫了起来:“求求你们,不要再折磨我了,想知道什么我说,我都说……”

  韩无名冲着吴松挤了挤眼。

  “你看,雷蒙先生现在愿意好好的跟我们说话了。”吴松转到他的眼前,蹲了下去,眼神里充满了嘲讽:“龙华国有句古话,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形容的就是你这种人!何必呢?”

  他神色一变,冷冷的喝道:“说!是谁指使你来对付我和我身边的女人的!”

  “一个姓吴的,名字我不知道,联络我的那个人叫他吴先生……”

  吴松呵呵的笑了起来,他摇着头:“人无伤虎意,虎有吃人心,吴振国这个混账东西,上次我看在吴家老爷子的面子上已经放了他一马,没想到他居然不死心,还掂记着我呢!”

  “就他一个人?没别的人了?”吴松继续追问。

  “还有一个,不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雷蒙抬起头来看着吴松。

  “你先说说这个人长什么样子。”

  “戴一副无框眼镜,大背头,长脸,上门牙差了一小块。”做为一个杀手,雷蒙的观察力还是很仔细的。

  “这,这不是钟倩的二叔吗?”站在一边的韩无名都听出来雷蒙形容的这个人是谁了。

  “不是他还能是谁!钟倩可是他的亲侄女啊!他也能下得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