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二百零五章 有人撑腰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吴松的话刚出口,吴文清就变了脸色,他震惊的看着吴松,想不到他的心肠居然是这样的狠辣。

  “咦,老头子,你干嘛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吴松很惊讶。

  “你看我出得这个主意多好,你不用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也彻底的能放心,再说了,”吴松用轻视的眼光看了吴文清一眼,他的目光犹如一盆冰水从头浇下,饶是吴文清活了几十年,经过吴松冰冷眼光的扫视,也感到彻骨的寒意。

  “你看看你这两个儿子!”他手指着吴振国和吴振邦:“一个始乱终弃,抛妻弃子!一个阴险奸诈,手段毒辣!这两个人无论哪个死了都只会让人拍手称快,我这可是为你们吴家好啊!”

  “住口!”

  “放肆!”

  吴文清和吴振邦同时喝道。

  吴松哈哈大笑,身体骨骼传出一阵轻微但是密集的噼啪声,显示在下一刻他随时就会暴走!

  众人闻之色变,他刚才和老何交手一招,客厅里就狼藉一片,现在眼看他的脸色变得激愤,眼神显得炽热,想来一出手必定会倾尽全力,吴家上上下下人是不少,但是想要挡住一个踏出化境的高手一招的却难有几个。

  老何咬着牙,想要奋勇上前,虽然他已经受伤,更不是吴松的对手,但是职责所在,也只好能挡一时是一时了。

  吴文清面色惨白,吴振邦用责备的眼神看着他的父亲,如果不是他一味的想要包庇吴振国,而是痛痛快快的给他必要的惩罚,这件事情早就解决了,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啰嗦。

  躲在一边的吴振国则一脸阴险的笑容,上次他的儿子死在吴松的手里,自己又被从家主的位置上赶下来,心中早就对吴老爷子充满了怨恨,现在看到吴松准备把吴家闹个天翻地覆,他反而充满病态的喜悦。

  钟家家主钟子期坐在一边一直没有吭声,一个原因是因为这是在吴家,他是客人,不好多说什么,二个原因是他的儿子和吴振国同流合污,也是吴松要处置的对象之一,如果多说废话难免会引来吴松的注意力,激起吴松的怒火,现在看到吴松和吴家闹到不可开交,表面上没有什么,但是心里却暗暗的高兴。

  “老头!”吴松直指着吴文清,对他连最基本的礼貌都已经欠奉:“吴振国两次雇佣杀手欲置我于死地,你却不明确给我一个说法,哼哼,那么,我就给一个说法给你!”

  “要么让我现在就杀了吴振国,要么我现在就拆了你们吴家!”

  客厅门口传来一声冷哼:“吴松你好大的口气!”

  这声音听来格外的熟悉,吴松愕然的回头看去,冰山美人韩芊雪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

  站在一边的韩无名看到她上前叫了一声姐姐,韩芊雪瞪了他一眼,责备他还不学好,居然跟吴松成天“混”在一起。

  在吴松的心里,韩芊雪有着特殊的位置。

  跟围绕在他身边的所有女孩都不同,韩芊雪性格冷傲,对人不假词,具有特别的魅力。

  这种冷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风格可以吓走绝大多数的男人,但是对吴松来说,他反而觉得格外的有挑战性,所以他有事没事的就会去撩拨她,即使韩芊雪看到他一脸的厌恶,他也乐此不疲。

  再一个原因,就是韩芊雪的身份太特殊了。

  她是损友韩无名的姐姐,同性同龄的朋友就韩无名一个,两人不打不成交,关系当然比较深厚。

  她又是自己半边“徒弟”韩烈风的女儿,虽然他对韩烈风不过尔尔,但是韩烈风对他却是相当的说得过去,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是要人还是要钱,韩烈风从来就没有说过个“不”字。

  她还是自己在龙炎里的同事,虽然说到现在两人还没有并肩作战过,但是俗话说得好,一起扛过枪的,一起打过炮的,一起做过牢的,这几类人关系是特别的铁,他和韩芊雪在同一个军事部门,也跟“一起扛过枪”搭上了关系。

  所以,当韩芊雪冷冷的说了那句“吴松你好大的口气”后,要是换做别人吴松早就炸开了,但是面对韩芊雪的时候他居然只是皱了皱眉头,瞪了她一眼。

  “你怎么来了?”

  韩芊雪刚要回答,旁边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你小子哪次出场不弄个鸡飞狗跳的?就不能安稳一点吗?”

  吴松抬头看去,来得人正是特事局的高级干部,他的发小林阳。

  “嘿,这么巧啊!”吴松笑着和林阳打招呼,但是他心里明白,不可能这么巧的。

  果然,林阳瞪了吴松一眼:“你是特事局和龙炎的少将,居然会现身在一个私人会所,难道不足以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吗?”

  吴松呵呵的笑着:“你要不提那个少将,我几乎都忘记了。”

  一个声音叹息到:“那可是我和华局长费了好大的劲才给你弄来的啊,你小子居然一点都不珍惜!”

  两个人走进了大厅,正是龙炎的老大欧阳震和特事局的华局长。

  吴文清和吴振邦越过吴松,赶紧迎了上去,同时心里暗暗的庆幸。

  京城四大家族和龙炎、特事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欧阳震和华局长又是吴松顶头上司,他们的到来必然会让吴松有所收敛。

  吴文清握着欧阳震和华局长的手,惭愧的说道:“老夫已经到了晚年,家门还出现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两位笑话。”

  华局长笑道:“老爷子家大业大,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难免会有疏忽的地方,难免的,难免的。”

  两人怕吴文清难堪,不想和他多说,又过去和钟子期握手打招呼。

  在这期间早有吴家的佣人把狼藉一片的客厅收拾好,又端上茶来,欧阳震和华局长这才坐下。

  “今晚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欧阳震开门见山的说道:“虽说这是钟、吴两家的私事,但是两位也知道,只要是牵扯到四大家族的事,我们都会插上一脚的。”

  “那是,那是。”吴文清和钟子期点着头。

  “钟、吴两家都是我龙华国的大家族,你们两家和其他两个家族的稳定,对于我龙华国的稳定有着重要的意义,因此,当有影响到各个家族稳定的因素产生后,最重要的就是,尽早将它们消灭。”

  吴文清和钟子期越听越不对劲,等到欧阳震说到最后,口气竟然变得格外的冷淡,话里包含的意思也是如此的露骨。

  钟志辉在旁边憋了半天没说话,现在看到以往对钟家很客气的欧阳震和华局长居然敢对他们指手画脚,立刻说道。

  “两位只是有关部门的领导而已,我钟、吴两家家族内的事情哪需要你们多嘴?”

  上次在钟家家主的寿宴上,这两人看钟志辉早就不顺眼,现在看到他又主动跳了出来,哪还会有好脸色给他?

  华局长哼了一声:“钟老二你可能忘了一件事情,吴松已经是我特事局和龙炎的人,你和吴振国胆大包天,居然敢雇佣老外暗杀我国家秘密部门的高级人员,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华局长说话时并不声色俱厉,甚至还有些轻描淡写,不过钟志辉和吴振国听到他的话后,冷汗从头上慢慢的渗了出来。

  虽然他们都知道吴松突然被授予少将,但是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在他们的脑子里,吴松还是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孩子。

  特事局和龙炎是军方极其特殊的部门,里面的每一个工作人员的重要性也是不而喻的,龙炎有保护部门每个成员家属的义务,对于他们本人则更加的重视。

  可以这么说,敢于打龙炎或者特事局里人的主意,那个人不是亡命之徒,就是傻子!

  “钟老爷子过寿那天,我当作在场宾客的面宣布了吴松已经是我龙炎和特事局的人,怎么,我欧阳震人轻微,说得话不值得两位重视,对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震的脸冷了下来,他是军人出身,平时笑眯眯的看不出来,现在脸一拉下来立刻就有了铁血、肃杀的味道。

  吴振国现在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不过他们仍然嘴硬。

  “我跟这个老外认识也犯法吗?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指使这个老外去杀人的呢?”

  华局长点点头:“你说得很有道理,这些事情只是说明你们有嫌疑,但是并不能证明你们有罪。”

  “哈哈,还是华局长水平高!”吴振国得意的向华局长竖大拇指。

  钟、吴两个老头面带忧色,他们都听出了华局长的弦外之音。

  “既然你们几个人都有谋杀我特事局人员的嫌疑,那么,就先跟我们走一趟吧,有没有罪,到了我们局里是肯定能问个水落石出的。”

  华局长向林阳做了个手势,林阳向外面喊了一声,十多个全副武装的战士迅速的冲了进来。

  “华局长,你们这是干什么?”吴文清没有想到华局长是有备而来,说抓人就抓人,慌得立刻站了起来。

  “我吴家在龙华国里多少有些地位,你们这么做,就不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后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