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二百六十四章 爱情的力量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苏瑶在幼儿时期就被蛊教前任圣女抱走抚养,做圣女必须要终身不婚,前任圣女是个如假包换的老处女,脾气难免古怪。

  在这样性格的人身边长大,想要享受到关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平时修炼蛊术的时候有时候难免会受伤,只要不是有生命危险的那种,更多的时候也是她自己照顾自己。

  等到苏瑶慢慢长大,这才发现她虽然在蛊教里地位尊贵,人人见到都毕恭毕敬,但是想找一个人来聊聊天,说几句心里话,那却不能够。

  这样的经历让她性格变得冷傲,心理也稍稍的有些扭曲,说来心酸,她宁愿和天上的小鸟、地上的小花说话,也不想搭理身边的人。

  直到她遇见吴松。

  吴松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什么圣女,他和她说话,逗她笑,有时候他那贼眉鼠眼的目光还会在她的身上偷偷的打个转。

  这时候,苏瑶才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少女,是一个年轻貌美有血有肉的少女。

  而不是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圣女!

  和吴松在一起的感觉是新奇的,是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当吴松的嘴唇接触到她的时候,她清楚的感觉到,在心底深处,有什么东西悄悄的破碎了。

  这个并不会比自己大几岁的大男孩整天嘻嘻哈哈的,像没心没肺似的,但是现在,他正衣不解带、彻夜未眠的照顾着自己。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自己,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小心翼翼的照顾自己……

  “别哭,你受了伤,情绪不能有波动。”吴松擦去她脸上的泪,将她一缕耷拉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

  “你放心,有我在,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活蹦乱跳起来的!”

  苏瑶看着他,眼光里出现了一抹难得的温柔,点了点头。

  吴松直起腰来看着窗外。

  “天亮了,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灶台上放着几个又干又硬的糍粑,不比砖头好多少,旁边还有一堆蔬菜。

  吴松摇了摇头,蛊教真是穷得要死,堂堂圣女居然只吃这玩意,说句难听的,喂狗狗都不吃,也难为她能过这样的日子。

  他将手中的糍粑扔掉,走出了屋外。

  小屋不远处有条小溪,捞鱼摸虾吴松最在行,少年时跟师父在深山里学艺,这事他可没少做。

  溪水清澈见底,小鱼小虾倒是有一些,若是抓来吃的话,只怕连塞牙缝都不够。

  吴松不死心,沿着小溪慢慢的寻找,终于在一个稍微深点的小水潭里发现了一只王八,成为了他的战利品。

  在回来的路上,他在草丛里又发现几棵野生姜,顺手又挖了回来。

  小溪边,吴松左手抓着那只王八,右手拿着菜刀,沿着王八的腹部轻轻一划,剖开了它。

  将王八肚子里的所有内脏全部扒掉,再将四肢处的脂肪撕掉,漂干净污血,吴松回到了小屋里。

  锅里发出扑鼻的香味,还真别说,这野生的王八就是比养殖的香。

  吴松一边往炉膛里添着柴火,一边低声哼唱。

  “红烧鸡翅膀我最爱吃,我最爱吃……”

  苏瑶侧卧在床铺上,听着他滑稽的曲调,忍不住的想要发笑。

  “当当当当,开饭喽!”

  吴松双手捧着一个大碗,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

  “闻闻,香不香?”

  苏瑶含笑点头。

  吴松放下碗,将她的姿势调整好,然后端着碗开始喂她。

  “慢一点,小心烫!”吴松舀了一勺汤,送到苏瑶的嘴边,看着他们之间这么亲昵的样子,苏瑶的脸又红了起来。

  “来来,只喝汤可不行,来,吃块肉。”等到苏瑶喝了几口汤,吴松放下勺子,挟了一块肉送到她的嘴边。

  “王八可是个好东西啊,大补。”

  “啊?”苏瑶抬起来,想要吐出嘴里的肉“我不喜欢吃……”

  那东西平时看着就怪恶心的。

  吴松唬着脸“你不吃试试!”

  苏瑶乖乖的把嘴里的肉咽了下去。

  “这才对嘛,你是个病人,应该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外面那堆硬得能把人砸死的东西就不要吃了。”

  吴松一边喂苏瑶,一边碎碎念。

  “对了!”苏瑶突然想了起来“别光喂我,你也吃点啊。”

  “我不饿!”

  好像是为了证实他真的不饿,肚子咕咕的叫唤起来。

  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你也吃。”

  两个年轻人你一口汤我一块肉的,把一锅王八吃了个干干净净。

  “你躺好,我出去找找看附近有没有什么草药,很快的就回来。”

  “嗯。”苏瑶很听话。

  不大一会的工夫,吴松抱着一堆草药回来了。

  将草药洗干净,晾干水分,然后按照比例将各种草药掺合在一起,捣成糊糊,看着不舒服,但是用来治疗外伤却极好。

  “来,我给你上药。”

  苏瑶的伤在背心处,想要敷药必须要脱掉衣服。

  “你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羞答答的。”

  吴松放下手中的药碗,一边给满脸羞涩的苏瑶解开纽扣一边一脸严肃的责备她。

  “医者父母心,这话你没听过?我现在的身份是医生,而你是病人,我怎么会……”

  苏瑶的酥胸露了出来,胸不大,但挺翘,正好一握,胸前有粒小小的红痣,在她白嫩肌肤的映衬下格外的醒目。

  吴松的眼光转不开了,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苏瑶羞得抬起手来去挡他的眼。

  “嘿嘿,色食性也,你长得这么漂亮,神仙看到都想下凡,何况我这个普通人呢,对吧?”

  反正吴松脸皮够厚,他总能找到说词为自己打掩护。

  他帮苏瑶脱去上衣,让她俯卧,一片雪白的肌肤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忍着点啊,可能会有点疼。”

  吴松一边说一边把草药敷在了伤口上,敷好药后又找来干净的布包扎好。

  忙完这一切,他舒了一口气,又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给苏瑶换上。

  苏瑶红着脸,只能任由他摆布。

  接下来的时间里,吴松一手包办了打猎采药,熬药做饭,给苏瑶换洗衣服等等所有的琐事,她只要躺在床上安心养伤就好。

  一天很快的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总得来说还是比较平静的,期间有蛊教中的人来探望苏瑶,都被吴松毫不留情的赶走。

  吗的,苏瑶受伤的时候这些混蛋一个个像缩头乌龟似的不露头,现在假惺惺的跑过来,难道他们认为自己长得很帅,很讨人喜欢吗?

  当然,这些人毕竟是教派中的人,不可能是吴松三两语就能打发走的,有那些脾气暴躁的,胆子肥的,还和他“切磋”了几下。

  凭他们的功夫给吴松提鞋都不配,那一两手蛊术又别想伤害到他,在他的手下吃了点小苦头之后,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

  没人打扰正好,苏瑶的伤势在吴松的精心治疗下很快的就好了起来,两个人的感情也一日千里,俨然一对热恋中的男女。

  那天早上,吴松看到苏瑶的身体好得差不多了,决定出发去采药。

  大山里没有信号,也不知道叶灵灵那边怎么样了。

  她现在是高三学生,学业繁重,那副虚弱的身体是不能支撑着她好好的学习的。

  “苏瑶,你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出去。”吴松说道“你伤势还没有痊愈,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有‘金豆豆’保护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就放心的去吧!”

  吴松摇了摇头“你那只‘蛊’虽然厉害,但是你现在行动不变,它保护不了你,还是跟我走得好。”

  “而且,苗疆这里根本不适合你,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离开。”

  苏瑶沉默下来。

  吴松坐到她的对面“故土难离,这个我能理解,但是这个地方又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可是…… 我是蛊教的圣女……”苏瑶看着吴松。

  “你想做圣女?”吴松逼问着她。

  苏瑶摇了摇头。

  “那不就行了,跟我走,回到我生活的地方,我敢保证,你会喜欢上那里的。”

  苏瑶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无奈,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你带我走又有什么用呢?我……我……”她支支吾吾了一会,终于还是说出了原因“你……你又不能碰我……”

  吴松明白过来了,他哈哈大笑,将苏瑶搂到了怀里。

  “傻丫头,你以为我带你走只是想要你的人啊?并不只是这样,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趁着年轻你必须要感受一下,再说……”

  他的神情充满了自信“只要你能帮我,下在你体内的‘蛊’我肯定能清除得了。”

  “到时候,嘿嘿嘿……”他低下头亲了亲苏瑶光洁的额头,眼神又变得的了。

  苏瑶没有在意他的眼神,却注意到了他说得话。

  “我帮你?除了蛊术,我那点功夫能帮得了你什么?”

  “说来话长!”吴松放下了她,顺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巴掌,惹来苏瑶的一个娇嗔。

  “总之等到你身体痊愈了,我自然会跟你说的,现在你去收拾要带走的东西,采完药后我们直接离开这里。”

  一会的工夫,苏瑶收拾好了简单的行李,留下一封书信,说明了自己这一去就不再回苗疆,更不会回蛊教,至于圣女她也坚决不会做了。

  她从枕头下面翻出一个通体乌黑、不是金属也不像是木质的小牌子,压在了那封信的上面。

  这是她圣女身份的凭证。

  一想到苏瑶一辈子的幸福就因为这个不起眼的小牌子而差点失去,吴松就想把它辗成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