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刚风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没过,测试元石没有反应。”

  吴松怏怏道。

  “没过就没过什么没过”

  这个消息太出人意料,以至于李胖子刚开始还沉浸在自己兴奋的情绪中,稍后才反应过来。

  “是不是搞错了怎么可能会没过那个测试元石是不是坏了那个考官是不是三皇子的人你是不是没有发挥好”

  李胖子难以相信这个结果,提出了一大堆的猜测。

  “都不是,我真的没过。”

  吴松道。

  “没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通过之后的三项考核就行了,以你的实力,之后的考核绝对没有问题。”

  李胖子很快就接受了事实,转而吴松打气。

  按照武院规定,外院考核共四项,只要通过任意三项就可以入院。所以第一项虽然没有通过,但是吴松还有机会。

  “你说得对,李坤,走,我们先回去。”

  第一项考核就没有通过,虽然挺打击人的,但吴松经过过多少大事,这样的挫折还是经受得起的。

  下午是第二项考核,力量考核。

  这项考核的目的是要看看考生纯粹的肉体力量,考核方式是,让考生在不使用任何元力的情况下进行两项运动,一项是背负一百斤的重物进行百米跑,另一项是一公里游泳。

  两项运动必须连续进行,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的人,就算合格。

  因为场地有限,所以每一次参加测试的考生限制为十人。

  经过上午的测试,有些考生信心受挫,自动退出了考核。因此下午的考生少了近三分之一,武院外面不再像上午那样拥挤。

  吴松排在第三组,很快就轮到他们了。

  考官喊了一声准备,考生们就背起特制的甲胄。每一件甲胄都是为考核特别定制,重量都是一百斤。

  这些考生最低都是炼体境初期,运用元力提起这些甲胄不是问题。但是单纯依靠肉体力量,那就有些吃力了。

  大多数考生都费了一番力气才将甲胄提起,穿在身上。

  吴松天生神力,这甲胄在他手上像是没有重量。他单手拎起,轻轻松松的就穿好了。

  “好臂力”

  旁边传来一句喝彩,吴松转头看去,见是一个高大的少年。

  “我叫吴松,兄弟高姓大名”

  吴松见那少年气质豁达,很觉得投缘,就生了结交的心。

  “我叫刚风。”

  名为刚风的少年朗声道,他对吴松也是一见投缘,想要交下这个朋友。

  “祝刚风兄旗开得胜,顺利通过考核。”

  吴松笑着送上祝福。

  “吴兄也是一样,希望日后可以在武院里和吴兄一同切磋学习。”

  考核时间就快要到了,说完,刚风一手抄起甲胄,穿在身上。他神态自若,一点都不吃力,像是在穿一件普普通通的衣服。

  “原来这个少年也不简单。”

  吴松在心中暗暗赞许,对刚风的好感更大了。

  一声令下,所有考生就撒开脚丫子,向百米终点跑去。

  很快就有人在重物之下掌握不了平衡,一跤摔倒。背着一百斤的重物,还是在奔跑之中,这摔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当即就有人摔得头破血流,哼哼唧唧的叫开了。

  旁边有专门的医务人员在待命,见状立刻上前救治。

  跑到一半时,考生中间渐渐拉开了名次。

  吴松和刚风并列第一,遥遥领先,其他考生和两人几乎差了十几米。

  吴松和刚风相视一笑,彼此都在心里为对方竖起大拇指。两人并肩冲过终点,接着一头扎入泳池。

  后面的考生陆陆续续地也跳入了泳池,没游多久,泳池边就有考官跳入手中,对力竭沉入水底的考生实施救援。

  经过负重百米跑后,考生们的力气已经耗费大半,紧接着又进行难度更大的负重游泳,很多考生立马就缴械投降了。

  和百米跑一样,领先的还是吴松和刚风。

  毫无悬念,两人并列第一,以碾压其他考生的成绩,通过第二项考核。

  “吴兄,晚上有时间吗去武院酒馆喝一杯”

  上岸之后,刚风向吴松发出邀请。

  “好,那晚上见。”

  吴松笑着答应了,刚风的邀请正合他的心意。

  武院酒馆是开在武院外面的一家小酒馆,只有两层,是一家百年老字号。相传最初武院酒馆是武院里内的几位老师合资开的,因为这几人嗜酒如命,每天不喝酒就难受得要命。

  他们又不愿意跑远路去城中的酒家,所以一合计就一起在武院外面开了一家酒馆。

  武院酒馆一开始就定下规矩,只招待武院中人,凡是在武院呆过的,无论是往届还是应届,只要拥有武院弟子的身份名牌,就可以来酒馆喝酒。没有身份名牌的外人,一律不得进入。

  这个规矩一路延续至今,从来没有更改过。

  现如今,武院酒馆该由武院出资维持,算是武院的一个食堂,这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武院里的人兼职。

  除掌柜厨师等重要职务外,其他的职位如跑堂伙计、刷盘洗碗的杂工等,一般都是由武院外院弟子兼任。

  来参加武院入院考核的考生,都持有临时的身份名牌,所以可以进入武院酒馆。

  “吴兄,这里”

  吴松和李坤进入武院酒馆后,坐在角落的刚风起身招呼他们。

  “刚风兄,我来为两位介绍,这位是李坤,也是我的好兄弟。李坤,这位就是刚风兄。”

  吴松为刚风和李坤互相做了介绍,然后三人落座。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刚刚在路上吴松一直在讲刚风兄如何神勇,这亲眼一见,刚风兄果然是英雄。”

  李坤善于结交朋友,他也确实觉得刚风是个人才,所以不遗余力地拍了一通马屁。

  “哪里,不过是蛮力而已,不值一提。来,吴兄,李兄,今天能认识两位,我很高兴,先干为敬”

  刚风拿起酒坛,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碗酒,仰头一饮而尽。

  “好酒量我敬你,兄弟。”

  吴松也倒了一碗酒,一口气喝了。

  李坤当然不能示弱,也有样学样。

  这武院酒馆的创始人既然是几个酒鬼,那这里的酒自然不会差。

  传说在几十年前灵崇郡国的国君在全国范围内做过一个调查,就是想知道到底哪家酒馆的酒最好喝。

  在耗时一年,调查了上百家酒馆后,最后选出十大酒馆。

  酒这个东西,也和诗词歌赋一样,评不出个第一。一样酒,从色泽、口感、度数、香味等方面,都可以说出一番道理。

  每个人评判的标准不一样,那评判的结果也就不一样。

  酒,只有一流二流之分,没有第一第二之别。

  在那次调查中,最后选出的十大酒馆的酒,就是公认的第一流。

  其中,武院酒馆就榜上有名。

  这武院酒馆的酒分为好几种,每一种都有特定的消费人群。不是说谁来了,想和哪样酒就能喝哪样酒。

  像弟子们,无论是外院弟子还是内院弟子,都只能喝较为柔和、不太醉人的桃花春。原因嘛,是考虑到弟子们正是处于刻苦修行的时候,大好时光可不能因为酒醉给耽误了。

  老师们、已经结束学业的往届学生,或者有什么重大喜事的弟子,才允许喝更烈的酒。

  此时,吴松三人喝的就是桃花春。

  一碗酒下肚,气氛就更加轻松了。

  “刚风兄,你是哪里人氏修行几年了”

  吴松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

  “我就是这郡王城中人,吴兄要是问修行元力,那我只修行一年。”

  刚风毫不隐瞒,如实回答吴松的问题。

  “哦听刚风兄的意思,难道说除了修行元力外,你还有别的修行”

  李坤听出刚风话中似乎还有别的意思,开口问道。

  “不错,我和两位一见投缘,把你们当兄弟,也就不瞒你们。我家里传下一本骨板,上面记载着半部秘籍,我从五岁开始,就在家母的督促下,按照上面的方法修炼,一日都不曾停止。”

  “至今已经有十三年了。”

  刚风道。

  “这样说来,刚风兄的神力,就是这修炼所带来的”

  吴松恍然大悟,他之前一直纳闷怎么会有人不靠元力就有那种力量,原来是靠了另一种修炼。

  “正是,那么吴兄的神力又是从何而来,也是有元力以外的修行吗”

  刚风道。

  “没有,我这是天生神力。我这样说完全是实话,刚风兄千万别以为我在敷衍你。”

  吴松道,他的话着实让人很难相信。

  “我相信吴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吴兄天生神力,并不是什么奇事。”

  刚风毫不怀疑吴松的说法。

  “来,咱们三人干一杯”

  吴松心里高兴,举起酒碗。

  三人用力一碰酒碗,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后三人开怀大笑。

  当晚,三人尽兴而归。

  第二天上午的考核是肉体韧性,考核的目的是看看考生在耐力、反应、速度等方面的情况。

  因为修炼元力需要有身体的配合,在施展中使用元力时,也需要身体的支持。如果身体在各方面都不行,那空有元力也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