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六百零五章 海盗兄弟情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眼前是一片海岸,岸上有一片建筑,在港口里停着几艘大船。 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中界岛北岸虽然不如南部海岸繁华,但是也不至于像西部海岸那样荒无人烟。这里临近几条航线,所以不时会有船只靠岸。

  中界岛自中部城市珊瑚城往北,都由珊瑚城城主来管辖。珊瑚城城主叛变后,北岸自然也就被他交给了海盗。

  此时港口里停着的几艘大船,就全是王家海盗的海盗船。

  岸上散布着一群人,看样子都是海盗。

  吴松远远看到一个人背着阳郎候,穿过岸上的人群,往一艘大船走去。

  那人就是刚才吴松追踪的人,吴松连忙走下矮山,追了过去。

  那人带着阳郎候,很快上了一艘大船。

  看样子,那人也是王家海盗的一员。

  吴松的穿着打扮都和海盗不同,贸然上去恐怕会被认出来。他转头一看,发现不断有人从山林里走出来,登上各条海盗船。

  这些人都穿着盔甲,看样子是士兵。只是他们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脸上满是疲惫之色。

  在白鲸城外,王家海盗被白鲸城守军打败,残兵败将便向北岸撤退。

  吴松看到的人,就是那些打了败仗的士兵。

  吴松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他进入山林之中,蹲伏在一片灌木丛后。

  等了片刻,终于等到一个落单的士兵。他身材中等,不胖不瘦,头上已经秃顶, 肚子肥大,看样子有三十多岁了。

  那人一边走着,一边拿着一个酒壶在喝酒。看样子在路上已经喝了不少,此时已经大醉,走路摇摇摆摆,口中含糊不清的嘟囔着什么。

  那人走到吴松埋伏的地方时,忽然身体一歪,倒了下去。

  吴松适时出现,扶住那人。

  “嗯?你是谁?”那人道。

  “我是你的朋友,走,我们上船。”吴松道。

  “好。”那人道。

  吴松扶着那人来到树林中隐蔽处,一掌砍在那人的脖颈处,将那人打晕。然后,就脱下那人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

  那人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澡了,身上一股腥臭味。吴松为了潜入海盗船,只好忍耐下来。

  他拿过那人的酒壶,将里面不多的酒倒在了自己身上,搞得自己酒气冲天。

  然后他就学着那人,摇摇摆摆的走到岸上。

  正走着,一个人跑了过来,来到吴松身旁,道,“张二,你跑到哪里去了?害我找了你半天。你看你,这都什么时候了,不想着逃命,又喝上了,你啊,迟早要死在酒里。”

  “啊,啊,哎,哎”吴松学着酒醉之人含糊不清的口齿,说了几个字。同时,他装作站立不稳,向旁边倒去。

  那人扶住吴松,道,“好吧好吧,我服了你了。 走,我背你走。”那人背起吴松,向海盗船走去。

  看来此人是这个名为张二的酒鬼的朋友,现在是傍晚时分,天色变暗,而吴松又学着张二把头发弄得乱蓬蓬的,遮住了大半张脸。

  所以,那人没有看出破绽,把吴松真的当成了张二。

  吴松伏在那人的背上,偷眼看向四周。刚才那个神秘人带着阳郎候所上的海盗船,就在吴松前方不远处。

  然后背着吴松的那人却并没有走向那艘船,而是走向了旁边的一艘船。

  吴松心道不好,要是上了旁边那一艘船,他可就追不到阳郎候了。

  吴松眼珠一转,想到了办法。

  “那边”吴松含糊不清地道,抬起手臂,指着阳郎候所在的那艘船。

  “哎呀,你就不要多事了,哪艘船不能回家,都是一样的。”背着吴松的人不耐烦道,继续向另外一艘船走去。

  “啊,啊”吴松大幅晃动身体,试图从那人的背上下来。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我们去那艘船。”背着吴松的人拗不过吴松,转而向阳郎候所在的船走去。

  到了船边,一个人拦住两人,道,“叫什么名字?”

  背着吴松的人不耐烦得道,“杨老三,你有病啊?打了一场仗,把你的俩眼打瞎了?我李伟你不认识啊。”

  那个名为杨老三的人道,“例行公事,上头吩咐下来, 每一个上船的人,都要登记清楚了,以防中界岛的人混进来。”

  “上头的人也是有病,中界岛已经打赢了,还派人混进来干嘛?”李伟嘟囔着,越过杨老三,上了船。

  “哎!你背着那人是谁啊?”后面杨老三高声道。

  “我兄弟张二。”李伟头也不回的道。

  两人上了船,吴松偷眼看去,发现甲板上到处都是人。那些人都是溃败下来的海盗士兵,一个个十分疲惫,神情萎靡,或坐或躺,将甲板几乎都占满了。

  海盗登上中界岛的人一共有一万多人,当时运送这些人的船共有十多艘。

  而现在北岸停泊的船只有四艘,其他的船在执行拦截救兵的任务中,都被飞广击沉了。

  在白鲸城外的大战中,海盗士兵共死掉三千人,还剩下七千多人。这么多人,这四艘船,是有些吃力的。

  李伟背着吴松,在甲板上找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角落,把吴松放了下去。

  这艘船共有三层船舱,可容纳三四百人。可是吴松他们来的太迟了,船舱早就被人占了,后来的人只能在甲板上找地方了。

  “兄弟,你先在这里呆着,我去找些吃的东西来。“李伟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吴松偷眼看着四周,正在想着该如何查出阳郎候所在的地方,忽然看到旁边一个人挪到自己面前。

  那人是一个独眼龙,一只眼睛被箭射中,现在还往下滴着血。他来到吴松的身边,看了看吴松,又看了看四周,鬼鬼祟祟的。

  然后那人就偷偷伸出手,伸进吴松的怀中,去搜查他随身带着的东西。

  海盗果然都是人渣,连自己人都偷。吴松心中暗道。

  酒鬼张二本就没有钱,身上除了一个酒壶外,也就只有随身携带的一把刀了。

  吴松伪装成张二,把他的刀给扔了,换成了自己的蚀龙宝剑。

  那个独眼龙摸了半晌,也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把注意打在吴松腰间的剑上。

  他把手伸到吴松的蚀龙宝剑上,试图把宝剑拿走。

  吴松运起元力,不动声色的打在那人的手上。

  “哎哟!”那人发出一声惊呼,大手拇指在刚才已经被吴松的元力震断。

  吃了这个亏,那人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受伤,但是再也不敢打吴松的宝剑的主意,回到了他原先所在的位置。

  吴松估计李伟快要回来了,便起身走进了船舱里。这个李伟和张二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对他十分关心。要是等他回来了,那吴松再想离开可就难了。

  阳郎候在王家海盗里地位很高,一定是在船舱里。吴松进了第一层船舱,看到船舱的走道里也都是人,船舱的门都开了,里面塞满了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吴松估计阳郎候不会在这一层船舱,也是继续向第二层船舱走去。

  到了第二层船舱,吴松看到这里的情况要比第一层好很多,没有那么多人。

  吴松一间间船舱走过去,试图找出阳郎候的所在。只是每一个船舱的门都关着,吴松看不到里面的人。他尝试过用元力来感知里面的元力波动,但是感知了许多船舱,并没有什么收获。

  就在吴松茫然无措之际,忽然从一间舱室中走出来一个人,那人手中提着一个木箱。

  吴松修药谷绝学千方经以来,对药物的气味变得十分敏感。他虽然看不到木箱里的东西,但是立刻就闻到里面装的都是药材,而是都是名贵药材。

  这样的药材陷入显然不可能用在普通的海盗身上,一定是用在海盗头目身上。

  吴松心里一动,偷偷跟在那人的身后。

  那人离开第二层船舱,下到第三层船舱。吴松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远远地跟着。

  那人下了第三层,走到船舱尽头停下,然后在一间舱室的门上敲了敲。

  不一会儿,一人打开门,那人进去。

  吴松等到门关上,快步走向那间舱室。在刚才门打开的一瞬间,吴松以敏锐的目力看到,在舱室中躺着一个人,那人正是阳郎候。

  看来,他找对对方了。

  忽然,一个声音在吴松的背后响起,“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位修士,你一路追到这里,是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此人的声音极有磁性,像是金属一般,铿锵有力。

  吴松转头看去,在走道的另一头,站着一个人。此人身材中等,穿着一袭月牙长袍,看起来温文尔雅。

  他长着一张国字脸,眉毛飞入双鬓,双眼大而有神,宽阔的下巴显示出坚毅的品格。

  吴松一眼就认出来了,此人就是救走阳郎候的人。

  此人救走阳郎候后, 吴松就在后面追逐。双方一追一逃,穿越了半个中界岛,来到北岸。

  在此期间,吴松对此人的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他在带着一个人的情况下,还能不被吴松追上, 一口气穿越半个中界岛,说明此人的实力应该在先天境。

  想到此处,吴松的瞳孔不由收缩起来,此人是一个劲敌。

  “阳郎候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他是死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