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六百一十六章 光头青年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侯爷气急败坏道。

  那个手下抡刀冲向青年,一刀砍向他的胸口。

  这次青年不闪不避,等到钢刀落下,右手食指伸出,在钢刀上轻轻一弹。

  钢刀犹如被一柄大锤狠狠打中,横着飞出。

  那个手下拿捏不住,钢刀脱手而出,飞出去几米,‘咄!’的一声,钉在客栈的木柱上。

  青年一指弹飞钢刀,冷冷地看着那个手下。

  手下愣了一下,随后眼露惊恐,连连后退,接着,转头冲出了客栈。

  “侯爷,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叫人!”客栈外面传来那个手下的声音。

  “你这个王八蛋!”侯爷高声大骂,他当然知道手下是逃命去了, 鬼才信那个手下会去搬救兵。

  青年冷冷得看着侯爷,眼中满是不屑。

  “你别得意,你要是个男人,就在这儿等着,你别跑,我去叫人。”侯爷捂住断掉的手腕,吸着凉气道。

  “你去吧,我就在这儿等着。”青年漠然道。

  “好,你有种,小子,你等着。”侯爷狠狠道瞪着青年,向外面快步走去。

  “你等一下,”青年说这话,忽然身形一晃,已经来到侯爷的身边,右手闪电般在侯爷的另一只手腕上点了一下。

  “啊!!!”又一声杀猪般的叫声在客栈里响起,侯爷的另一只手腕也断了。

  “我不能白等啊,你这只手腕,就当是给我的补偿了。”青年淡淡道。

  “你”侯爷疼的一脑门全是汗, 哧溜哧溜地吸着凉气,本想撂下一句狠话,无奈在剧痛之下,一句话都说不出。

  最后,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青年,转身跑出了客栈。

  吴松暗暗地摇了摇头,心想这个青年估计是初入江湖,江湖经验太少了。在江湖上行走,第一个要明白的道理就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

  你一个人再厉害,人家来个十个二十个,你也不是对手。

  尤其是像侯爷那样的土匪,诡计多端,不择手段,这样的人才不会讲什么规矩道义。

  可是这个青年,却真的答应在这里等着侯爷去叫人。只能说,真是太稚嫩了。

  吴松对这个青年很有好感,不希望他在阴沟里翻船,被侯爷这种败类给暗算,于是就又要了一碟牛肉,慢慢地吃了起来,等着侯爷。

  那对父女大概是吓傻了,侯爷走了,他们也不敢离开客栈,还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那个小姑娘吓得不住的抽泣,脸上满是泪水。

  青年走过去,从怀中掏出一个手帕,给姑娘拭去了脸上的泪水。

  “不要怕,”青年看着姑娘,柔声道,“有我在。”

  姑娘看着青年,一瞬间陷入了失神之中,等到回过神儿来,脸上不由的飞上了两朵红晕。

  “嘭!”地一声,客栈的门被猛地推开。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青年站在那对父女面前,把他们挡在身后,冷冷地看着这群人。

  这些人也有七八个,这一点倒是出乎吴松的意料,他原本以为他们会来二十三人。

  七八个人进来后,分成两列站好。

  之后,两个人才缓缓走了进来。

  走在中间的是一个壮汉,身高六尺,长得虎背熊腰。壮汉和青年都给人以强壮的感觉,但是两者又有不同。壮汉是强壮中又带着肥胖,身材臃肿不堪。肚子高高的拱起,像是怀胎五六个月的孕妇。

  而青年的强壮则带着十足的美感,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看起来清爽而利落。

  侯爷跟在壮汉的身旁, 点头哈腰,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壮汉走到一张桌子前,早有手下抽出凳

  子,用衣袖在上面抹了抹。壮汉坐下,环视一圈客栈,然后便谁也不再看。

  吴松暗暗点头,心道这个壮汉一看就是一个湖。进门先不急着说话,而是把所有人都看一遍,先把情况摸清楚再说。

  这就比侯爷那种一进门就拽的上天的狂妄高出一大截了。

  “大哥,就是他打得我!”侯爷指着青年道。

  壮汉看向青年,一拱手,道,“在下獒阳,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青年也是一拱手,道,“在下花兴。”

  “原来是花老弟,”獒阳道,“不知道我的这位兄弟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老弟,以至于你要断他的两只手腕?”

  花兴道,“他想要对这位姑娘做不轨之事,我看不过去,所以就出手教训他。”

  “哦,原来是这样。”獒阳沉吟道,“老弟和这位姑娘认识吗?”

  “不认识。”花兴道。

  “既然不认识,那么老弟你怎么知道我的这位兄弟是对这位姑娘做不轨之事?而不是双方你情我愿?”獒阳道。

  “这算哪门子的你情我愿?在场的人刚才都看到了,是那个胖子想要强迫这位姑娘,绝非是你情我愿。”花兴斩钉截铁道。

  “此差矣啊,老弟,”獒阳慢慢道,“男女之事,外人是看不明白的。 你以为他们是在争吵,其实人家只是小两口在调情。

  同理,我这位兄弟也只是在和这位姑娘开玩笑而已,是你误会了,不信,我现在问一下这位姑娘就知道了。”

  獒阳转向那个小姑娘,道,“小妹妹,你刚才是不是在和我这位兄弟玩?”

  小姑娘看看獒阳,又看看侯爷,最后看向自己的老父亲,眼中满是求助的神色。

  “是玩的,是玩的。”老父亲一叠声的道。

  他对牛头山的土匪是极为害怕,刚才只有一个侯爷,他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现在又来了一个獒阳,他哪里还敢顶半句嘴,自然是对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这个獒阳是牛头山上的三当家,为人心狠手辣,动不动就要杀人。老父亲曾亲眼看到过,一个男子就因为多看了一眼獒阳,就被对方直接剖开了肚子,死状之惨,他可是记忆犹新啊。

  “你看,老弟,是你看错了吧。”獒阳得意道。

  “不是,老人家,刚才那怎么能是在玩呢?您都给他跪下了?哪有这么玩的?”青年着急道。

  “少侠,这件事你就别管了。”老父亲为难道,他低着头,不敢看花兴,脸上都是羞愧。

  “老弟,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件事是你做错了,你错把我的这位兄弟当成了坏人,还把他的两只手都给折断了。

  你至少要给我的这位兄弟陪个不是吧?”

  獒阳道。

  “我给他陪不是?做梦!你们废话少说,动手吧。”青年气愤道。

  “好啊,你自诩侠义,为这个小姑娘出头,现在事情到了你自己的头上,却不讲理了,好一个侠义之士。”獒阳冷笑道。

  青年一时无语,他知道自己是冤枉的,但是当事人不给自己作证,他是百口莫辩啊。

  “不是那样的,刚才那个胖子确实是在骚扰我,那位少侠确实是在帮我,他没有错。”小姑娘怯生生道。

  她胆子小,从刚才被侯爷骚扰以来,就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但是现在看到救了自己的青年被人挤兑,再也无法忍耐,勇敢的站了出来,把真相说了出来。

  青年感激的看了一眼小姑娘,笑了起来。小姑娘也冲青年一笑,脸上又飞起两抹红晕。

  “女儿,你干什么?说什么胡话呢?!”老父亲急忙拉 住女儿,责骂道。

  他是生怕女人的这几句话得罪了獒阳,惹来杀身之祸。

  “爹!我说的是实话,怎么是胡话?”小姑娘勇敢地道。

  “小姑娘,你可要想好了,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獒阳盯着小姑娘,眼露凶光。

  “我想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确实就是如我所说的那样。”小姑娘挺起胸膛,面无惧色道。

  “好好好,”獒阳连说三个好字,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慢慢走向青年。

  青年暗自戒备,随时准备对付獒阳。

  然而,獒阳走到一半,忽然身形一晃,右手握爪,直取旁边的小姑娘。

  “小心!”青年大吃一惊,旁施展身法,去救援小姑娘。

  青年距离小姑娘有三米,而獒阳距离小姑娘有两米。再加上是獒阳先动的手,所以青年就是想要救援,也已经来不及了。

  吴松在旁边看着,笑着摇了摇头。 他一点都不担心那个小姑娘,反而在担心花兴。

  果然,獒阳的右手已经伸到小姑娘的喉头,随后就可以抓碎她的咽喉。但是,獒阳看到青年赶来后,双脚一顿,身体急速后退,眨眼间就来到了青年的面前。

  接着,他转身出手,右手直取花兴的胸口。

  花兴一心想着救援小姑娘,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猝不及防,被獒阳的右手结结实实地按在胸口上。

  顿时,花兴就感动一股剧痛从胸口传来。

  他急忙伸出脚尖,在地上一顿,身体急速后退。

  獒阳是得理不饶人,乘胜追击,也施展身法追赶花兴,左手伸出,直取花兴的右肩。

  花兴在獒阳出乎意料的攻击下,已经有些慌乱,本有十分力,现在也只能使出五分,身法慢了。

  右肩又被獒阳结结实实的打中,只听一声“咯嘣”,右肩的骨头已经被獒阳抓碎。

  花兴此时已经退到一张桌子旁,桌子上是客人留下的酒菜。花兴拿起桌子上的酒壶,向獒阳扔了过去。

  獒阳被酒壶一挡,身法便慢了一分。花兴趁机连退数步,拉开了和獒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