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六百二十二章 图纸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他环顾一圈,看到在院子里,靠墙放着一排排的架子,上面插着大量的兵器,刀枪剑戟等,各色兵器是应有尽有。

  在左手边,是几个棚子。

  吴松走了进去,看到棚子下面都是火炉、台子、大锤等制造兵器的东西。

  院子分为好几进,吴松所在的地方是第一进。吴松看了一圈,估计第一进院子应该是炼锋斋锻造兵器的作坊。

  他穿过走廊,进入第二进院子。

  这里是一间间的厢房,从里面隐约传出来打呼噜声。吴松偷偷来到一个房间门外,从窗户的破洞里望进去,看到在房间里躺着七八个人。

  另外一个房间也是如此,看样子他们应该都是炼锋斋里的人。

  炼锋斋总号共有二十三名弟子,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在第一进院子的作坊里,锻造兵器。

  吴松此时看到的人,就是这些弟子。

  他们忙碌了一天了,此时都在呼呼大睡。

  吴松察看了几个房间,要么就是炼锋斋弟子的寝房,要么就是空房。在查到院子最西首的一个房间里,吴松终于有了发现。

  这个房间很小,门上上着锁,而且房间也没有窗户。吴松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房间里一定有什么机密。

  吴松握住门上的锁,运起元力,震断了里面的锁芯。

  然后他轻轻推门而入,房间里弥漫这一股墨水的味道。

  在房间的中央,摆着一张大桌子,什么铺着几张宣纸,其中有的是空白的,有的是画着东西的。

  在房间四周的墙壁上,摆着几个大柜子,吴松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大柜子,打开后,看到里面分着几层,摆放着一卷卷的宣纸。

  吴松随手拿起一卷,展开后,看到上面画着是一把长枪的式样,在卷纸的边缘,还标着长枪的各项描述。

  诸如长度是多少,枪头是如何的形状,枪身要用什么样的木材,等等。

  吴松放下这卷,又拿起一卷,发现是一把大刀的图纸。依然是在画纸的正中画着大刀的大致样式,在画纸的边缘写着关于大刀的各项描述。

  看样子,这个房间是炼锋斋的图纸仓库,里面放着的都是炼锋斋里为锻造兵器而画的图纸。

  吴松放下图纸,走到房间中央的桌边。

  在桌子上,放着几张宣纸,其中有三张是画着东西的。

  吴松拿起一张, 上面画着的是一个戒指的图样,吴松一眼就认出,上面画的就是他从牛头山土匪那里缴获的黑石戒指。

  他从怀中掏出那枚黑石戒指,对照着图纸,果然就是。

  图纸上的边缘上标注着戒指的各项描述。其中有一项,引起了吴松的注意。那就是所用晶石这一项,图纸上写明,所用的晶石来自天域商会。

  黑石戒指是一把武器,威力强大。而戒指的各个部分里,其中的黑色晶石是最为关键的。

  现在吴松知道了,黑色晶石来自天域商会。

  黑石戒指和阳郎候的乾坤戒极为相似,不单是外形上相似,而且还有威力上也是相似。虽然黑石戒指的威力只有乾坤戒的四分之一,但是对普通修士来说,也是一把致命的武器。

  阳郎候就是天域商会的人,而现在这个黑色晶石也是来自天域商会,这不可能是巧合。

  吴松之所以要追查黑石戒指,就是怀疑这背后和认主兵器有关。

  现在他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了,这黑色晶石一定和阳郎候的乾坤戒就关。

  吴松又去翻看其他两张图纸,在最后一张上,看到一个镯子的图样。

  这个镯子让吴松觉得十分眼熟,他凝神想了一会儿,猛然想起,这个镯子正是认主兵器清光镯。

  清光镯是金乌教的芸娘等

  等人从一个西洲的妖族商人手中抢来的,后来被吴松夺走。

  之后,吴松遇到了天域帝国的大皇子龙天,又被龙天夺走了清光镯。

  也就是说,现在清光镯在龙天的手中。而龙天是天域商会的首领,炼锋斋和天域商会之间又有联系,那么清光镯出现在这里,也就不足为奇了。

  画着清光镯的图纸上,也在边缘的地方标注着各项描述。

  其中也有一项描述,就是晶石部分,由天域商会供给。

  看过这几张图纸,吴松心里大概有了计较。

  看来炼锋斋正在按照乾坤戒和清光镯,来锻造仿制品。仿制品的威力虽然只有真品的几分之一,但是依然足够强大。

  而锻造仿制品的关键,是那种神秘的晶石。

  凭借这种晶石,炼锋斋可以锻造出仿制的认主兵器。

  而晶石则掌握在天域商会手中,同时乾坤戒和清光镯也在天域商会手中。

  那么,就可以推断出来,在幕后推动锻造仿制品的人,就是天域商会,或者确切来说,就是天域商会的首领,天域帝国的大皇子,龙天。

  那么问题来了,龙天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那种神秘晶石?他锻造仿制品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疑问盘旋在吴松的脑袋里,一时之间找不到答案。但是不管答案是什么,有一点吴松是非常明白的。

  那就是必须要阻止龙天的锻造仿制品的计划,因为仿制品威力强大,一旦得到大量的制造,那么龙天凭借这些仿制品,就可以训练出一支空前强大的军队,到时候他将无人可挡。

  “叮!”地一声,门外传来一声轻响,打断了吴松的沉思。

  吴松走到门口,透过门缝向外面看去。

  在门外,是一处花坛,里面种植着桂花月季等花卉。此时是仲春时节,正是各种花卉争奇斗艳的时候。

  在花坛里各种花朵伸出花枝,吴松看向外面的时候,看到一支月季摇摆着。

  此时云朵已经离开月亮,月光照在地面上,将一切都照地亮堂堂的。

  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

  有可能是夜风拂过,摇动了花枝。但是吴松的双眼眯了起来,他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他从屋子里出来,顺着走廊快步向院子的另一边跑去。

  刚跑了没有几步,就听到一阵破空之声传来。

  吴松闪电般伸出右手,以食中两指夹住了射来的暗器。

  那是一枚飞到,刀刃十分锋利,在月光下闪烁着寒光。

  一个人从房顶上翻身而下,站在院子当中,‘唰’地一声,抽刀在手,虎视眈眈的看着吴松。

  同时,一道尖锐刺耳的哨声在院子的上空响起,彻底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院子的各个房间的灯全都亮了起来,房门立刻被打开,一条条大汉从房中蹿了出来,眨眼间,就将院子围得水泄不通。

  这声哨声是炼锋斋里的示警声音,只要声音响起, 那就代表着是有敌人闯入。

  所以,一听到哨声响起,那些熟睡的弟子就立刻醒了过来。

  每一个弟子在睡觉时,都在枕头下面藏了一把钢刀。此时,每个人都手持钢刀,做好了战斗准备。

  一根根火把在院子里点燃了,将院子里各个角落都照得亮如白昼。

  又一声哨声响起,随后又一个人从房顶上翻了下来。刚才就是此人吹响哨声,向整个炼锋斋的人进行了示警。

  吴松被团团围在院子中间,他在进入炼锋斋时,就在脸上蒙了一层黑布,因而也不怕暴露自己的真面目。

  “来者何人?为何夜闯我炼锋斋?”吹响哨声的人道。

  那人身材矮小,留着两撇鼠尾须,

  两只小眼睛像是黑豆一样,这个人看起来有些猥琐。

  吴松不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张老二,何必跟他废话,直接宰了不就得了。”第一个从房顶上翻下来的人道。

  那人身材高大,足有八尺,十分壮硕,脖子比常人的两个还粗,说话声音瓮声瓮气,像是一个水缸。

  “刘老三,不急,先看看对方是谁,再行动不迟。”张老二道,“哎,我说,你到底是谁?说个话啊。”

  吴松缓缓看向四周的人,心里琢磨着脱身之计。

  “嘿!你这个混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好,兄弟们,一起上,把他给剁了!”和老二见吴松始终不理睬自己,恼羞成怒,厉声道。

  旁边的弟子听到张老二的话后,纷纷举起钢刀,向吴松砍了过去。

  围住吴松的弟子足有十几个人,全都举起钢刀,嘶吼着冲向他,看气势着实惊人。

  但是吴松并不怕,其实现在对方也就看起来吓人,真打起来,像他们这样一窝蜂的齐上,反而吃亏。

  因为院子地方狭小,十几个人一起冲过来,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施展空间。有时候,抡刀的力道控制不好,反而会误伤自己人。

  吴松运起神锋无影,身法快逾闪电,如一道影子般,冲入了这群大汉们中间。

  一个大汉抡起钢刀,刚要砍向吴松的胸口,不想眼前一花,吴松已经来到了他的背后,右手在他的刀柄上轻轻的打了一下。

  顿时,那个大汉的钢刀就失去了准头,向对面的一个大汉砍去。

  对面的大汉根本就没有提防,当即被钢刀砍在手臂上,鲜血长流。

  “哎,你看着点行不行?!”那个大汉因为剧痛一张脸皱在一起,气急败坏道。

  吴松就按照这个方法,在一众大汉间穿插来去,不时碰一下这个大汉的钢刀,绊一下那个大汉的双脚。

  不一会儿,场中就乱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