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六百七十五章 雪地恶斗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吴松仗着元力长剑的锋利,将尤天生的飞刀斩断。

  尤天生知道吴松的元力长剑的锋利,不再以飞刀来攻击吴松,而是撤步后退,从远处投掷飞刀。

  另两个人此时已经来到吴松的身旁,各自摆开架势,发动了攻击。

  两人都是身形高瘦,身法极快。吴松以元力长剑刺向他们,都被他们一一闪过。

  双方处于僵持状态,但是不远处尤天生以飞刀不断的攻击吴松,让吴松无法以全幅注意力去对付那两个人。

  在三人的围攻下,吴松险象环生。

  忽然,其中一人拍向吴松的胸口。吴松撤步后退,避开那人。正要再次上前攻击,不防尤天生的飞刀无声无息的飞了过来。

  吴松一时不察,待察觉到飞刀,已经无法闪避。飞刀如毒蛇一般,深深刺入了吴松的肋下。

  吴松仆倒在地,一动不动。

  另两人走到吴松的身边,其中一人用脚踢了踢吴松,见他还是一动不动,高声道,“尤大哥,你的准头可是真好啊,这小子被你的飞刀射死了。”

  尤天生道,“你们小心点”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一声惨呼,那个用脚踢吴松的人,忽然捂着脖子踉跄后退。

  另一个人正要有所动作,被吴松一拳打在肚子上。受伤之后,吴松的天象拳无法发挥十足功力,但是即便如此,吴松这一拳上依然是有数千斤气力。

  这一拳下去,那人被打得倒飞出去,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刚才吴松确实是被尤天生的飞刀射中,受伤不轻,但是还不至于昏迷。他刚才只是将计就计,假装晕倒,骗尤天生他们靠近。然后再实施偷袭,就有机会将他们诛杀。

  只可惜,只有另两个人来了,最为关键的尤天生没有靠近。

  尤天生见吴松重伤之下,依然能够将两个高手击毙,吃了一惊。这一下他更加不敢靠近,只是呆在远处,不断的向吴松射出飞刀。

  吴松发动神锋无影,奋力躲避。如果是在平常情况下,那么以神锋无影的速度,躲开飞刀是绰绰有余的。可是,吴松此时身受重伤,就显得有些吃力。

  尤天生当然也看得出吴松受伤后影响了身形,于是手中的飞刀接连射出,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一刻钟之后,吴松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伤口里不断地流出鲜血,每动一下,伤口就会传来剧痛。

  忽然,吴松在躲避一把飞刀时,脚下一个踉跄,身形不稳。

  尤天生是湖,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一把飞刀射出,直取吴松的左腿。

  飞刀准确的命中吴松的左腿大腿,吴松立足不稳,跌倒在地。

  吴松躺在雪地里,意识因为失去过多的缘故,越来越模糊。

  尤天生生性谨慎,生怕吴松还在玩弄轨迹,因而一时没有靠近,只是呆在远处,观望着。

  过了一会儿,见吴松始终不动,尤天生放下心来,走到吴松的跟前。

  “哼哼!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受死吧!”

  尤天生厉声道,举起手中的一把飞刀,射向吴松的眉心要害。

  吴松看到飞刀向自己射来,只是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他只觉得飞刀来的好慢,像是永远都无法射中自己。

  他看着这把飞刀,不知不觉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吴松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张床上。吴松起身坐起,摸着自己的眉心,知道自己没死。

  他环顾四周,他在一个房间里,在不远处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

  吴松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很快目光落在墙壁上。

  墙壁是透明的,吴松看了一会儿,越看越觉得墙壁很像是冰块。他不禁起身走了过去,伸手摸向墙壁。

  触手冰凉,十分光滑,果然是冰块。

  这一来,吴松感到十分惊奇。他这是第一次见到有拿冰块盖成的房子,按说在这样的房子里,不是应该十分寒冷吗?

  但是吴松并不觉的寒冷,反而觉得有些温暖。

  “你醒了?”正当吴松感叹冰墙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吴松转头看去,见一个人站在门口。那是一个年轻女人,姿容秀丽,身穿厚厚的毛皮衣服,头上戴着一顶皮毛。

  “请问是你救了我吗?”吴松问道。

  “不是,是我教长老救了你。你感觉怎么样?”

  年轻女人道。

  “感觉好多了。”吴松道。在他昏迷期间,千方经自动运行,已经把他的刀伤疗治地差不多了。

  “那就好,长老说,你体质特殊,本来你所受的伤放在常人身上,足以致命,但是放在你身上,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年轻女人道。

  “我交吴松,”吴松道,“你叫什么名字?”

  “宁烟,”年轻女人笑道。

  “好名字”吴松赞叹了一句。

  年轻女人笑了笑“谢谢夸奖,你既然没事了,那就随我出去吃点东西吧,你应该饿了吧?”

  经宁烟这么一说,吴松还真的觉得有些饿了。

  两人离开房间,外面是一个院子,院中落满了冰雪,这个世界都是银装素裹的。

  两人经过一个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是以冰块建成。

  吴松越发惊奇,道,“宁烟姑娘,这里的房间都是以冰块建成的吗?”

  宁烟道,“对啊。”

  “可是住在冰屋子里,人不冷吗?”吴松疑惑道,“而且,为什么不用砖头泥土来盖房?”

  “这里是极北之地,气候过于寒冷。用砖头泥土盖房,很快就会被冻裂的。所以,只能用冰块来盖房。你别看冰块寒冷,但是人住在里面,反而是不冷的。”宁烟道。

  吴松点点头,对宁烟说的并不是完全都懂。但是看着面前这些用冰块盖成的房子,吴松觉得十分新鲜有趣。

  两人来到一个很大的房间,靠墙放着许多的食物,宁烟带着吴松走过去,让吴松挑选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那些食物大多都是鱼类和禽类,吴松随便拿了些东西。

  然后宁烟带着吴松来到旁边的厨房,把选好的东西交给那里的厨师,随后宁烟带着吴松在房子里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房间里还有其他的客人,其中有些客人明明年纪轻轻,但是却长着一头白发,皮肤也是极白,像是雪做的一般。

  “说吧,你心中一定有很多疑问,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宁烟道。她把帽子摘了下来,吴松惊奇的发现,她也是一头白发。

  宁烟注意到吴松的目光,笑道,“这里很多人都是本地人,世代居住在这里。极北之地的气候和内陆地区不一样,所以这里的人在外表上就有一些迥异的特征,比如所白发。”

  “原来如此,”吴松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玉兔教的总坛了。”

  “不错,我们长老是在三十里地之外发现你的,当时你已经昏了过去,他就把你带回总坛了。”宁烟道。

  “那你们教主在吗?你快带我去见他,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他。”吴松急切道。

  “什么事?”宁烟道。

  “和神选之人有关的事。”吴松道。

  “你也知道神选之人?”宁烟有些惊讶道,“这么说来,你并非是无意间来到极北之地,而是专程来找我们的?”

  “不错,韩默飞你认识吗?”吴松道,见宁烟点了点头,继续道,“我和韩兄是朋友,我们发现了神选之人到底是谁,所以来告知教主。”

  “那么韩默飞呢?”宁烟道。

  “在路上我们遭遇了一群人的追杀,他为了掩护我逃走,被杀死了。”吴松悲痛道。

  “原来是这样啊。”宁烟也是伤感地道。

  “所以还是请宁烟姑娘快点带我去找教主,我好告诉他谁是真正的神选之人。”吴松道。

  “不巧,吴松修士,”宁烟道,“你来晚了,在一天前,教主就带着四位神选之人候选者前往了风暴城,现在估计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了。”

  “已经走了,为什么?”吴松问道。

  “总坛这里也无法确定四位候选者里谁才是真正的神选之人,所以教主只好前往风暴城。”宁烟道。

  “风暴城是什么地方?”吴松道。

  “风暴城是位于极北之地的中心的一座城,那里是玉兔教的起源之地。在那里有一块晶石,是上古万族遗留下来的,可以测出谁是真正的神选之人。”宁烟道。

  “那我们赶快去风暴城。”吴松急切道。

  “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我们先去见长老,听他老人家定夺。”宁烟道。

  “那就快走吧。”吴松催促道。

  两人到了长老所在的房间,宁烟敲门道,“长老,那位你救回来的修士想要见你?”

  “请他进来吧。”房间里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

  宁烟推门而入,吴松跟着她也走了进去。

  房间也是用冰块做成,里面摆着好几个书架,上面堆满了书。

  一个老者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正在翻看着一本书。桌子上也是堆满了书,桌子一角放着一个砚台,上面搁着一支毛笔。

  “长老,在下吴松,承蒙您仗义搭救,感激不尽。”吴松拱手行礼。

  “不必客气,坐吧。”长老把视线从书上移到吴松的身上,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