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六百八十一章 力挽狂澜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1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之后,他一个不小心,把墨囊里的少许墨汁倒入了火中。

  没想到,墨汁像是油一般,迅速的燃烧起来,并且散发出滚滚黑烟。吴松被黑烟熏了一下,当即眼睛鼻子和嘴巴就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

  当地人告诉吴松,这墨脐鱼的墨汁极易燃烧,形成的黑烟,会极大的刺激人的眼睛和口鼻。

  当地人有时会燃烧墨汁,放出黑烟,来捕捉天上的飞鸟。

  知道这件事后,吴松就想,或许这墨汁就是对抗金乌教的飞行大船的利器。

  吴松吩咐玉兔教的人,让他们立刻去找墨脐鱼的墨汁,找到之后,集中堆放在飞行大船的下面。

  虽然玉兔教的人不知道吴松找墨脐鱼的墨汁有什么用,但是他们还是分头去寻找。

  风暴城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吃墨脐鱼,墨汁随手可得。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十几筐的墨脐鱼,然后按照吴松的指示,堆放在飞行大船的下面。

  这么多的墨汁,堆出了一个两米高的小山。

  飞行大船上的金乌教众人自以为已经稳操胜券,所以没有人去注意在大船下面的人。

  墨汁对方完毕后,吴松将这些墨汁点燃。

  墨汁极易燃烧,眨眼间,熊熊大火就燃烧了起来。伴随着大火的,是滚滚黑烟。

  此时,风暴城里风力较小,黑烟几十是笔直的升起,将正上方的飞行大船笼罩起来。

  大船上的金乌教成员,开始不明白玉兔教在地面上燃起一堆大火是什么意思。但是随后,他们就感受到了墨汁黑烟的威力。

  船上的人的眼睛和口鼻感到灼烧般的刺痛,不禁流出眼泪和鼻涕。有的人忍耐力不强,当即大声惨呼起来。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木曜护法大声道,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是感到一头雾水。

  刚刚他们还胜券在握,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船上的人就变成了这样。

  “护法,是毒烟!”一个手下眼泪鼻涕流了一脸,艰难的对木曜护法道。

  “快开船!离开这里!”木曜护法忙对手下下令。木曜护法站在船头,没有被黑烟熏到,听了手下的话,这才发现,凡是身处黑烟之中的人,都受到了影响。

  大船缓缓转向,离开风暴城的上空。

  看到黑烟果然奏效,玉兔教里的人一方面赶到高兴,一方面又感到不可思议,一个个都以崇敬的眼神看着吴松。

  没想到,只是凭借普普通通的墨脐鱼的墨汁,就可以把强敌击退。墨汁燃烧之后对人的影响,本地人谁都知道,但是唯独吴松想到了把它用于战争之中,这份头脑实在是非常人所能及。

  “诸位,万万不可松懈,金乌教的人稍后一定会从地面上再次发动进攻。大家快去准备,待会恐怕会有一场厮杀。”

  吴松看着离去的大船,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是一脸的凝重。金乌教兴师动众,千里迢迢地找来玉兔教的起源地,一定是抱着毁灭起源地的想法来的。

  他们不可能因为一场战斗的失败就彻底逃走,毕竟刚才虽然吴松以墨汁逼退了金乌教,但是并没有杀伤多少敌人。

  众人听后,都按照吴松的指示,前去准备。

  果然如吴松所料,飞行大船飞离黑烟的笼罩范围后,就在风暴城城外不远处听了下来,几十个人从船上下来。

  这些人都没有受到黑烟的袭击,他们由木曜护法领头,从地面上向风暴城冲了过去。

  风暴城没有城墙,因此玉兔教的人无法凭借城墙来抵御金乌教。但是这也没有关系,风暴城是玉兔教的起源地,就如宁烟所说,这里高手如云,对付几十个金乌教的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等到金乌教的人冲到风暴城城下,玉兔教的人蜂拥而出,双方就在城外混战起来。

  木萤护法修为高深,接连打败数名玉兔教成员。

  “木曜护法!”吴松对木曜护法大喊了一声。

  木曜护法抬头看去,见是吴松,是又惊又怒,“又是你?刚才那阵奇怪的黑烟就是你搞出来的吧?你一次又一次的坏我好事,我饶不了你。”

  说着,木曜护法一跃上前,抬手向吴松发出一掌。

  吴松侧身避过,抡起拳头,打向木曜护法的肋下。木曜护法双掌前伸,硬生生接下了吴松这一击。

  木曜护法原以为以自己的先天境修为,接下吴松这一击是轻轻松松的,没想到吴松拳头上的力道竟然会如此之大,木曜护法只觉得自己的拳头上隐隐作痛。

  吴松迈步上前,发动凤鸣诀第三层,数道火焰凭空出现,呼啸着飞了过去。

  木曜护法发动排山倒海大法,卷起一股清水,向吴松拍了过去。木曜护法这一击是灌注了自己的全力,轻易便将那数道火焰熄灭。

  然而吴松这一击只是虚招,就在木曜护法发动排山倒海大法的同时,吴松发动生月大法,凝聚地面上的巨大元力,冲击木曜护法的脚底穴道。

  木曜护法之前在这一招下吃过亏,每次和吴松交手都防着这一招。此时,当那巨大的元力冲到身前的一瞬间,木曜护法便已经察觉,忙施展身法,向旁边躲了开去。

  这一击依然是虚招,木曜护法能够躲过去,在吴松的意料之中。待木曜护法躲到一旁,尚未站稳脚跟时,吴松抽出蚀龙宝剑,发出一道剑气。

  剑气如长虹一般,划破长空,砍在木曜护法的身上。

  木曜护法待要闪避,哪里来得及,当即被剑气砍中,踉跄后退。

  剑气砍在他的右肩上,伤口深达三寸,深可见骨,鲜血汩汩的流出来,瞬间就将木曜护法的半边身体染红了。

  吴松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用过蚀龙宝剑,因为蚀龙宝剑是认主兵器,每一次使用都要消耗主人的灵魂力量。即便是身体强悍如吴松,在上一次多次使用蚀龙宝剑后,身体也吃不消了。

  自从上一次使用,过了这么长时间,吴松自觉自己的灵魂力量才算是恢复如初。

  这一次为了诛杀木曜护法,吴松是不管不顾了,即便是消耗灵魂力量,也要把杀了对方,以免他再去祸害别人。

  木曜护法没想到吴松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杀手锏,是吃了一惊。

  他见势头不妙,马上转头就跑。

  “哪里跑!”吴松大喝一声,追了过去。

  此时这场大混战几乎也到了尾声,金乌教的人被玉兔教几乎全部消灭,剩下的人看到木曜护法逃走了,也跟着逃命去了。

  木曜护法施展身法,在前面狂奔。吴松紧紧地追着,但是却始终无法追上。

  两人就相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向远处跑去。

  木曜护法因为负伤的缘故,所以体力渐渐不支,跑的越来越慢。吴松很快将两者之间的距离缩短到数米。

  忽然,木曜护法踉跄了一下,摔倒在地。吴松赶了过去,来到木曜护法的身后。他举起右拳,朝木曜护法的后心打去。

  木曜护法双手在地上拍了一下,随后身体横着移动一米,避开了吴松的攻击。

  木曜护法发动排山倒海大法,身边窜出数道水流,冲了过去。

  吴松抡起双拳,左右开弓,将袭来的水流打散。这是木曜护法的全力一击,威力极大。吴松打散了几乎所有水流,但是其中有一条水流穿过吴松的双拳,打在他的胸口。

  吴松被打得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木曜护法一跃而起,手中化出一枚冰锥,扑向吴松,将手中的冰锥用力扎下。

  吴松翻了一个身,木曜护法的冰锥擦着他的脸插入了地面。吴松右拳抬起,打在木曜护法的腹部。木曜护法倒飞出去,倒在数米开外的地上。

  受了吴松正面一击,木曜护法的肋骨断了两根,断骨刺入肺部,让他每一次呼吸都觉得剧痛无比。

  木曜护法忍痛站了起来,手中再次化出一枚冰锥,向吴松走了过去。

  吴松抽出蚀龙宝剑,发出一道剑气。这一道剑气迅捷无伦,木曜护法哪里躲得过去?当即被打在胸口上,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鲜血如箭一般从伤口里喷出来。

  吴松站起来,喘着气拄着剑柄缓了缓神。他现在也是精疲力竭,元力消耗了大半。两次连续使用蚀龙宝剑,灵魂力量也消耗的很多。

  他将蚀龙宝剑插入鞘中,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长剑,走向木曜护法。

  木曜护法倒在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他的口中不断的流出鲜血,凶狠的盯着吴松。

  两人相隔两米,面对面站着。

  片刻后,一阵风雪从远处刮来,将两人淹没。

  等到风雪止息,两人再次现身时,两人都倒在了地上。木曜护法的胸口插着一把元力长剑,失去了主人的元力维系,此时正在缓缓消失。

  鲜血从伤口处汩汩流出,迅速的将木曜护法身下的地面染红。

  而吴松的胸口插着一把冰锥,在温热的鲜血的包裹下,也在缓缓融化。只是只有少量鲜血从吴松的伤口里流出来,他受的伤和木曜护法一样重,但是他有千方经相助,伤口在迅速的愈合。

  吴松在地上躺了半个时辰,恢复了部分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走到木曜护法身前,左手放在对方的脉搏之上,确定对方已经死了。

  至此为止,金乌教七大护法,已经死了两个,即金曜护法和木曜护法。

  吴松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去。

  没走多久,前面不远处走来几个人,走在最前面是宁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