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九百一十章 犀虎飞渡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13 16:2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庙宇不大,当中摆放着一尊巨大的石头神像,也不知道是什么神。

  在神像的前面,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是一些祭品。

  其中,吴松看到了一个陶罐,大概有一尺多高,里面放满了东西,其中最顶部是一个心脏。

  这应该就是之前那些被抓的人的心脏,看来巴卢说的不错。

  吴松正在观察着,忽然庙宇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守卫走了进来。

  他来到石像前,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然后,他来到旁边的地面上,那里放着一个陶盆,里面是一盆清水。

  守卫将一块布放入水中,拧干,然后开始擦拭庙宇里的东西。

  这是守卫的工作之一,在每一天的清晨,他们都要把庙宇里里里外外都打扫一遍,让神在新的一天里,依然可以住在干净的住处。

  守卫先擦拭庙宇的里桌子、架子之类的东西,然后他开始擦拭四周的墙壁。

  之后,他开始擦拭横梁。

  这座庙宇的横梁一共有两层,吴松躲在最上面一层的横梁上。

  守卫爬上第一次横梁,开始仔细的擦拭。

  擦完之后,他爬到下面的地板上,把手中的布放入陶盆里清洗。

  吴松趁机从房梁上下来,来到靠西墙的一个架子的后面。

  那个架子是用来放祭祀所有的物品的,艾草之类的东西把架子堆得满满当当的。吴松躲在后面,外面的人一点都看不到。

  那个守卫再次跨上横梁,开始擦拭最上面的一层横梁。

  吴松悄悄来到庙宇的侧门处,从那里出去,顺着庙宇外面的回廊,来到了庙宇旁边的草丛里。

  在祭祀开始前,吴松就打算躲在里面。

  午时时分,从山下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那是部落里祭祀的队伍,在向山上走来。

  他们来到了另一座峭壁处,然后开始依次通过木桥,来到这边的峭壁。

  最先通过的是几个弹奏乐器的人,然后是几个看起来有些来头的人 。

  其中的一个人的头上,戴着一顶用许多亮丽的羽毛装饰的头冠,吴松猜测他应该是族长。

  跟着族长身边的人,应该是他的护卫。

  族长几人通过之后,吴松看到了王功他们。

  王功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十多个他的手下。他们的双手上都绑着绳索,每一个人的身旁,都跟着一个部落士兵。

  吴松从藏身的草丛里出来,来到了旁边的石块后面,那里距离木桥更近。

  他的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长剑,只要王功他们通过木桥,那么他就会射出手中的元力长剑,切断木桥的吊索。

  他可以看到,在对面的峭壁上,站在一个个犀**兵。士兵胯下的犀虎,都不耐烦的长着嘴,低声嘶吼着。

  他们在等待王功等人过桥,他们是这支祭祀队伍的最后的一拨人,也是他们之中,最危险的人。

  王功先过桥,随后是他的那些手下。

  他们全部过桥之后,一头犀**兵一跃而起,迫不及待的冲入了木桥上面。

  吴松从石块后面冲了出来,手中的元力长剑脱手飞出,化出一道流光,刺入木桥的吊索上。

  吊索断裂,木桥的一边向旁边歪斜。

  但是,木桥还有另一条吊索,因此还没有完全脱落。

  那个跃上木桥的犀**兵发现大事不妙,催动胯下的犀虎,向桥这边赶来。

  吴松再次伸出一把元力长剑,将另一条吊索切断。

  木桥发出一连串的断裂声,沉入了悬崖下面。

  那头犀**兵已经来到了木桥的中间,随着木桥一起向悬崖里掉落。

  犀虎发出咆哮,四肢用力,一跃而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跳到了峭壁上。

  骑兵调转长矛,刺向吴松。吴松手中的长剑横着挥起,和长矛碰撞在一起,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长矛被荡开,吴松身形一晃,如一缕飘蓬一般,飞到了犀虎的背上,一剑刺入骑手的后心。

  骑手闷哼一声,掉了下来。

  犀虎上下跳跃着,试图把背上的吴松甩下来。

  吴松伸出右掌,凝聚元力,拍在犀虎的头顶。

  这一掌吴松用上了天象拳的力道, 只听一声骨骼碎裂声响起,犀虎的脑袋就好像是爆裂的西瓜一般,飞溅而出一些红色的**。

  它那庞大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激起一阵烟尘。

  峭壁对面的犀**兵连连发出怒吼,但是木桥已经断了,他们和吴松之间隔着二十多米的天堑,根本过不来。

  这边的峭壁上,守护庙宇的十几个士兵和族长身旁的守卫汇合在一起,向吴松冲了过来。

  吴松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长剑,向那些士兵迎了过去。

  一个士兵挥动钢刀,砍向吴松的头。吴松侧身避开,一拳打在那个士兵的肋下。士兵如同一片落叶一般,飞了出去,摔在数米开外,当场毙命。

  吴松修为精深,这些士兵不过是普通的山林野人,又无妖兽相助,哪里是吴松的对手?不过是片刻之间,就被吴松打翻了一半。

  此时,王功等人趁乱已经打倒了看守他们的守卫,和吴松汇合在一处。如此一来,形势逆转,变成了吴松他们,包围了部落人。

  部落里的残余的士兵把族长等人保护在背后,和吴松他们对峙着。

  王功一头一脸都是尘土,但是神志十分清楚,他转头看向旁边的吴松,“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吴松看了看四周,“我会把你们带到山下的。”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妖兽的嘶吼在众人的背后响起。吴松扭头看去,一头犀**兵站在身后不远处,张牙舞爪的吼叫着。

  吴松吃了一惊,木桥已经断了,这头犀**兵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接着,他就知道了答案。

  从另一座峭壁上,一匹马疾驰而来,从峭壁上向这里跃了过来。

  它当然无法跳到这里来,大概在飞出去五六米之后,它就会向悬崖里落下去。

  但是,就在此时,一头犀**兵从峭壁上一跃而起, 飞到半空。在那头即将落下去的奔马的背上踩了下去,随后以奔马为踏板,再次跃起。

  犀虎的跳跃力是惊人的,全力一跳,可以越过十多米的距离。

  第二次起跳之后,犀**兵刚刚好可以跳到这边的峭壁上。

  而那头奔马,受了犀虎的用力踩踏后,箭一般的落入了下面的悬崖里。

  吴松大为惊奇,没想到在这深山老林里,这些野人竟然会想到如此高明的办法。

  落下的两头犀**兵立刻向吴松和王功他们冲了过来,王功的手下大叫,“保护头领!”

  吴松迎向一头犀**兵,其他人迎向另一头犀**兵。

  骑兵挥动长矛,刺向吴松的胸腹。

  吴松身轻如燕,从地面上跃起,踏在长矛的上,疾步而行,来到了那么骑兵的面前,一脚飞出,踢向那骑兵的下巴。

  骑兵没有反应过来,眼看就要被吴松踢中,他胯下的犀虎反应灵敏,向后面跃出一米,让主人避开了吴松的攻击。

  吴松暗道可惜,上前一步,手中的长剑刺向犀虎的头。

  他明白,对付犀**兵,重点在犀虎妖兽,把犀虎杀掉了,那么骑兵是不足为惧的。

  骑兵抽刀在手,伸出钢刀,挡住了吴松的长剑。两把武器相碰,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犀虎趁机抬起一只前爪,抓向吴松的胸口。

  吴松忙向后面退去,一股疾风掠过身前,他胸口的衣服寸寸碎裂,皮肤上出现了几道浅浅的伤痕。

  这便是犀**兵的厉害之处,主人和妖兽相互配合,极难对付。

  此时,已经有五头犀**兵来到了这边的峭壁上,陆续还有更多的骑兵在向这里赶。

  王功的手下都没有武器,赤手空拳,怎么会是犀**兵的对手?现在,他们已经折损了一般,只剩下四个人,把王功围住后面。

  吴松一个人是无法对付五头犀**兵的,他现在还可以走,还可以带着王功离开这里。但是,他走之后,那四个手下必然会被杀死。

  吴松犹豫起来,又一头犀**兵跳了过来。

  六个犀**兵散开来,以半圆形的阵型,把吴松他们围了起来。

  骑兵们从背上取下了弓箭,对准了吴松他们。箭头上闪着悠悠的绿光,显然是涂抹了剧毒药物。

  吴松退到王功的身旁,“我们现在必须走了。”

  王功的脸上都是血,刚才因为杀敌,而气喘吁吁,“ 只有我们两个?”

  “剩下的人我带不走。”吴松无奈地道。

  王功看着其他的四人,他们都是和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让他抛下他们,实在是于心不忍。

  犀**兵齐齐举起弓箭,马上就要射箭。

  吴松拉住王功,急切道,“来不及多想了,快走!”

  忽然,一个人冲到了犀**兵的面前,张开双臂,大喊,“不要射箭,不要射箭,他是神灵降世,杀不得!”

  那人正是巴卢,他穿着守卫的衣服,混入了祭祀的队伍里,来到了这里。

  巴卢之前曾是犀**兵的一员,那些犀**兵都认识他,不愿射杀他。

  其中一个犀**兵向他挥手,叽里咕噜说了一串话,吴松估计应该是让他让开。

  趁着吴松和犀**兵僵持的时候,族长带着人悄悄的来到了庙宇一侧,想要从那里绕到庙宇后面,尽量离吴松他们远一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