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全能保安 第1067章:生死挑战

小说:极品全能保安 作者:无线侠 更新时间:2020-04-30 11:33: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此一出,众人都是有些呆滞。

  这齐晨果真霸道,不但想要收了夏侯四人,如今连吴松都想要收到麾下,而且还是以奴仆的名义。

  颜若雪双肩抖动了一下,仙元剧烈涌动,有道道朦胧的火光覆盖在她的身上,一股战意也是昂然升起。

  齐晨看了颜若雪一眼,并不在意,道:“你连火丹都还没有修炼出来,想和我打,就没有必要在这里丢尽脸面了。”

  说着,齐晨语气一顿,朝着吴松看了过去,“给你三息的时间。”

  吴松深吸了一口气,将蠢蠢欲动的剑意给压了下去,齐晨可是相当于左丘遥、王景盛这些天仙境绝顶。

  虽然他如今已经将修为的缺陷完善,和肉身的力量完美融合,但距离天仙境绝顶之间,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

  吴松估摸着自己的实力,比起颜若雪还要弱上一些,唯一让他心神稍定的就是剑意这个杀手锏了。

  整个烈火门上下,御剑术修炼的不在少数,但几乎没人修炼出剑意。

  剑意的存在,别说是烈火门,就是整个南山域,都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根据宗门律法,在宗门当中,若是无故对同门出手,当受水刑三年。”吴松看着齐晨,缓缓道。

  烈火门乃是火法宗门,弟子们修炼的主功法都是大衍火经,水刑对于烈火门弟子来说,那是顶天的惩戒了。

  传闻连真仙境强者都不愿意去受这水刑责罚。

  众人有些哗然,还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看,但没有想到的是,吴松居然会来这么一手,抬出了宗门律法来压制齐晨。

  在场的内门弟子,除了吴松和夏侯等新人,每个人在龙翔峰都是待了好些个年头,宗门律法对于他们而,已经有些遥远。

  修行者之间发生冲突,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要是每次都搬出了宗门律法,只会结下更大的仇怨,恐怕出了山门就是生死厮杀了。

  “想必已经有师门长辈关注这里,三息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如何?”

  齐晨恨不得立马出手击毙吴松,但确实如同吴松所说的那般,一旦出手,被宗门律法追究下来,他就得去受水刑三年。

  “你很不错,真是让我有些意外!”齐晨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齐晨一离开,围绕在他身边的内门弟子们也是哗啦啦离开。

  其他人没有看到一场好戏,有的摇了摇头,有的则是怜悯地看了一眼吴松。

  “吴松,这件事情我会禀报大师姐,不然的话,你以后出了宗门,可就麻烦不断了。”颜若雪也是有些担忧。

  若是其他人,都会看在大师姐的面子上,把事情揭过去。

  但齐晨在龙翔峰就是一个无赖,搅屎棍。

  仗着在宗门当中有强大的靠山,肆意妄为,若不是顾忌齐晨的背景,齐晨早就是被真仙境强者给一掌拍死了。

  “师姐,这次就麻烦你了。”吴松对于这个风风火火的少女,还是有一些好感的。

  毕竟若不是颜若雪的话,这个时候的吴松,恐怕得四处躲避烈火门的追杀,更别说能够得到一处安稳之地修行了。

  颜若雪转身离去,看来是去找大师姐了。

  半途当中,颜若雪猛地停住了身形,脸上也是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这才过去多久,也就一年吧,吴松居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刚才他气势爆发的时候,我都有些心惊肉跳。”

  “大师姐,你一直说我们这个团体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力量,不知道你看到吴松的时候,会不会开心得很。”

  “吴松师兄!”夏侯四人纷纷朝吴松见礼,这次吴松,可是将齐晨的火力吸引了过去。

  故人相逢,尤其还是成为了同门,吴松心底还是很高兴的。

  “外门当中,有不少弟子因为没有晋升到天仙境,形成了一个很大的聚居点,里面有好几家很不错的酒楼,我带你们去尝尝。”

  吴松取出玄铁令牌,租赁了一艘法舟,带着四人呼啸而起,先去接了雷狼,最后来到了名盛居。

  名盛居是烈火门极为古老的一座酒楼,背景可以追溯到目前几位实力强悍的真仙境长老。

  虽然管理人员只是蜕凡境,但还是吸引了不少的内门弟子过来,热闹非凡。

  吴松带着四人上了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一些酒菜,就花费了不少的仙石,让夏侯四人都是有些咂舌。

  只是菜单靠前几页的酒菜而已,就这么贵,若是外门弟子的话,还真的舍不得在这里消费。

  不过酒菜确实不错,灵气充沛,第一次品尝的吴松,都是感觉到了体内修为的波动,难怪这里会吸引了众多内门弟子。

  夏侯四人大快朵颐,这些酒菜在通幽城可吃不到。

  “吴松师兄,这次我们招惹了这么强大的敌人,以后会不会很麻烦。”秦菲菲担心地问道。

  夏侯、夏山以及陆恒都沉默了下来。

  那可是天仙境绝顶强者,随随便便就能够捏死他们,更别说齐晨的麾下还有不少强者,都是榜上的人物。

  内门弟子有一个榜单,但只记录前百名,大师姐青千琴位列第一,热火真人第二,第三才是齐晨。

  但不管是青千琴还是热火真人,都不是那种喜欢拉帮结派的人,就靠着手底下的人组建了团体。

  没有像是齐晨这般亲力亲为,吸纳了不少百强当中的精英。

  吴松笑了笑,这次外出任务历练,天仙境绝顶又不是没有碰撞过。

  齐晨若是真的不顾脸面对付他的话,那么吴松绝对会送他一个大礼。

  “哟,这不是新人吗?这么快就跑来名盛居享受了呀。”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道不阴不阳的嘲讽声。

  一个单手抱着酒坛的男子缓缓走来,眼中带着轻蔑之色,居高临下地看着吴松一行人。

  “是百强榜上,排行最后的孙飞!”

  “这样的人物,不应该在十层之上吃酒吗,怎么跑到这里。”

  “那桌是新人,估计是冲着对方来的。”

  众人都是小声议论着,百强榜最后一名,那也是非同小可,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存在。

  况且孙飞可是齐晨团体的人,再怎么张扬跋扈,其他人也只能忍着。

  “你们居然拒绝齐晨师兄的邀请,可真是吃了豹子胆呀,这一届的新人比起想象当中的还要硬气嘛。”

  夏侯几人的神色有些不自然。

  孙飞出声嘲讽,一身气势更是毫不掩饰地压迫过来,让他们几人也是承受了莫大的压力。

  吴松眼底闪过一丝怒意,这孙飞是天仙境七重强者,他释放威压,夏侯几人根本就承受不住。

  吴松哼了一声,声若玄雷,震散了对方的气势,夏侯四人才是松了一口气。

  “听说你叫孙飞,百强榜上的最后一名?”吴松看着对方,心底里已经起了杀意。

  “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够叫的!”孙飞的神色一下子冷了下来,那种眼睛仿佛毒蛇那般,死死盯着吴松。

  “拿宗门律法压齐晨师兄,小子,真觉得在这宗门当中,可以安然无恙了!”孙飞接着嗤笑了一声,“真是无知无畏呀。”

  吴松有些恼怒,他前脚不过刚刚得罪了齐晨,对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这齐晨,果真是如同传闻的那般,睚眦必报。

  吴松缓缓站起身来,道:“按照宗门律法……”

  “去你娘的宗门律法,老子就是受宗门责罚,也要让你小子吃一顿苦头,断手断脚嘛,还是轻的!”孙飞狞笑了起来,气息变得无比凶悍。

  吴松摇了摇头,这家伙脑袋有些拎不清,难道他不知道秦艮就是死在吴松的手中吗?

  要不是秦艮死了,孙飞还没有机会进入百强榜,成为最后一名。

  不过很显然,齐晨是将孙飞当做了弃子,教训一下吴松。

  不然的话,在宗门当中被吴松以宗门律法压制,传出去就是一个笑话。

  夏侯几人顿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其他客人也是有些惊讶,在名盛居出手,可不只是挑衅宗门律法这么简单,若是触怒了名盛居背后的靠山。

  孙飞这一生可算是完了。

  孙飞抱着酒坛子,揭开盖子,咕噜咕噜给自己灌了几口:“吴松,你给我去死吧。”

  “你想我死,我也想你死,既然这样的话,生死擂台上见吧。”吴松取出玄铁令牌,不给对方任何出手的机会,直接发动了生死擂台挑战申请。

  齐晨既然安排了孙飞出手,难免不会安排其他的后手,若只是水刑三年的话,吴松觉得这还是太轻了。

  吴松刚是发出生死擂台挑战,就有一股浩瀚的气息降临了下来,化作一个老者虚影:“内门弟子吴松,向孙飞发出生死擂台挑战,内门弟子孙飞,你可敢应战。”

  孙飞有些愣住,他刚才已经催动仙元,要不惜一切向吴松几人动手,最好将他们打伤,躺在床上十年八年都下不来。

  但没有想到,吴松比起他所想象当中的还要狠,直接发出了生死擂台挑战。

  一旦上了生死擂台,那只有一个人才能够活着走下台来。

  孙飞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新人就是新人,以为进入内门,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既然你这么想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

  孙飞心底别提有多么开心了,这次不但能完成齐晨交代的任务,又能够免除水刑责罚,看来上天都是在帮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