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傲宇 破碎

小说:青松傲宇 作者:diyasy 更新时间:2020-08-12 17:09: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洗礼之力,名不虚传,到现在为止,已经是有着三波劫云浮现,观其气势,丝毫没有半点停歇,而且,有着越来越强的趋势,最起码,这第三道劫云,那股锋锐冲天的庚金之气,若是彻底倾泻开来,方圆万里,定然是了无生机。

  当然,此刻那团庚金之气的目标,是那用灵力光罩将其彻底保护起来的宣万情,不过饶是如此,庄坚身处百里之外,皆是能够感受到一股股锋锐之气袭来,若不是有着虚无幽炎抵挡,再加上般若金身的坚固,恐怕庄坚此刻,皆是会被余波波及。

  更何况此时,那处于绝对的攻击中心的宣万情。

  唰唰唰!

  一道道庚金之气,犹如光线,丝丝射入那灵力光罩之中,即便是那光罩厚达千丈,都是被那锋锐之气唰唰洞穿,不过,光罩同样也是消耗了庚金之气的能量,待得其穿透光罩,落得宣万情本体之上时,已经是被消磨了不少,宣万情身处其中,有着灵力匹练不断地成形,在其周身形成一层层的防护,防止圣纹破灭。

  圣纹的存在,主要便是无限强化肉身,换句话说,到了王级后期阶段,其本就是为了抵御洗礼之力而作努力,只有肉身强悍了,才能够承受得住天地之力对其进行的破碎洗礼。

  而肉身只有破碎为极其微小的碎片,才能够与那时间之力相仿,从而能够将那时间之力同化,从而改变其运行规律,所谓能够运用时间之力。

  庄坚看着那庚金之气犹如光线一般,丝毫不吝惜的对着宣万情射去,不留丝毫情面,然而,那身处于灵力光罩之中的宣万情,挥手之间,无穷灵力匹练,仿佛已经是能够抵挡住这庚金之气的意思。

  突然之间,一股不妙的意味,在庄坚心底升腾起来!

  宣万情灵力滔天,要是论起强悍来,这三道劫云也是看似强横无双,但是若是真的比较起来,也就是能够与宣万情现在所蕴含的能量相当,所以说,若是宣万情全力阻挡,那若是灵力充沛的话,每一道被其接下应该是问题不大。

  宣万情为此准备多年,此时看似被劫云笼罩,但是庄坚明白,其必然准备有无数的灵药,或者是宝器级别的武器,必要的时候,都可为其挡灾。

  但是,若是其会错了意,如果,这所谓的洗礼之力,根本就不是为了能够将其灭杀,而是作为其破碎的动力,毕竟,想要将自身破碎成那般大小的存在,若是依靠自己,那根本就有些不可能,而且,到达了这种境界,天地灵力皆是臣服,又有何力量能够将其打散呢?

  圣者,据传闻,超越了圣级,便是能够任意穿梭位面,教养一方水土,其对于神识的要求,远超寻常高手,若是不能够对于自己的力量有着绝对的掌控,再多的力量在其手中也是徒劳。

  如今,天地降下劫数,称之为洗礼之力,若是一味的抵挡,抗拒,那便是有违天意,到时候,洗礼之力被其消耗一空,但是其肉身并没有破碎哪怕一块,这又何来破碎之道,如何能够掌控时间之力?

  庄坚陡然升腾在心头的念头,让得其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如此这般,恐怕是绝大多数的顶峰王级修士心中所想吧!

  而且,历经过王级之劫的他们,怎么会想到,天地连王级都是不愿意成就,怎么会愿意成就圣级?所以,面对着天劫一般的洗礼,无数修炼到顶峰的修士,皆是选择了硬撼或者是其他的方式抵挡,但是到头来,却是会错了意,但是为之晚矣。

  没有任何的修士,在圣级的洗礼之力失败后活下来,所以,这一经验也就没有传出过来过,无数修士穷极一生,却是在最后的关头,身死道消。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宣家虽说历经百年,但是其祖上,并无圣级高手,宣万情*,作为宣家有史以来的最强者,自然也是不知道其中的原委,所以,面对着劫难,也是唯有硬撼一途。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底蕴悠长的大家族或者是超级势力之中,圣级高手层出不穷,其根本就不会对外放出晋级圣阶的秘密,所以无数的修士飞蛾扑火一般的引燃那洗礼之力,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庄坚心有所想,当然不会任由宣万情继续下去,当即其便是身形暴掠,向着那劫难中心的宣万情奔去。

  虚无幽炎所化的灵力在庄坚周身,形成了巨大的保护层,而后其也是运转般若金身,其彻底放开力量,甚至,连在经络之中的天罡七星阵图都是被其暗暗催动,因为随着其不断地靠近,那庚金之气便是笼罩了他的范围。

  “再有十里,便是能够将这个消息告知于宣万情前辈了。”

  庄坚暗暗念道,其身形速度极快,但是越是靠近,那庚金之气越为狂暴,那是能够将圣纹都是毁灭的存在,即便是庄坚宝物护身,依然遍布伤痕。

  唰唰唰!

  洗礼之力可是不管这些,只要是靠近的存在,无一不在其锋芒之下化为虚无,庄坚同样是拥有着极致的天地之力,但是比起这庚金之气来,锋芒稍弱,只是炼化之能,远超后者。

  各有各的道。

  庄坚此时,即便是有着般若金身护体,但是其依然是被这一道道庚金之气所伤,不过,庄坚此时,距离那宣万情的灵力光罩,已经只有一里的距离了。

  嗖!

  一里的距离,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息的功夫,但是就是这一息的功夫,庄坚此时却是感觉到比一年还要长,以往他对敌之际,即便是被对方轰中,也不过是一下的事,但是此时,庄坚感觉到犹如被千刀万剐一般,每一丝的庚金之气,对于其身体的破灭,都堪比一记王级三阶高手的全力轰击。

  噗噗噗!

  一连数口鲜血喷涌而出,庄坚见到,那喷薄而出的鲜血,都是被那无所不在的庚金之气化为虚无,不过此时,他已经是到了足够传达意念的距离。

  “前辈,圣者之道,乃是破碎,若是强行抵抗,定然是能够抵挡得住,但是却是并不能够借助于这洗礼之力,将自身彻底破碎!”

  庄坚简意赅,迅速的便是将这一道意念传达过去,而后其身形再度暴退。

  唰!

  这时,天际之上,一道极其粗大的庚金之气,遥遥锁定庄坚,不待其后退,便是划破空间,对着其天灵盖狠狠地轰击而来。

  庄坚抬起头来,看着那道光束,眼神之中,一抹震惊流露出来,这一下要是击中,即便是不死,也会落得一个重伤的代价,眼下若是不迅速退走,恐怕会在这庚金之气的海洋之中,被彻底净化干净。

  此时的宣万情,在那光罩之中,抵挡庚金之气,庄坚刚刚将消息传达过去,不知道其接到没有,此时庄坚,眼眸之中,七星闪耀,必须要借助于天罡七星阵图的力量了,否则,今日凶多吉少。

  不过,就在庄坚想要催动天罡七星阵图的刹那,其头顶之上,同样是一道耀眼的蓝光,犹如开天辟地的第一缕光束,从空间节点之中穿透而出,与那粗大的庚金之气撞击在一起。

  噗!

  那将心石之中,小貂同样是一口口鲜血喷洒出来,他仅仅只是玄级,虽说生灭光弧能够越级战斗,但是对付如此级别的庚金之气,实在是太过勉强。

  当即其气息一阵萎靡,倒于将心石之中,一招之下,便是陷入沉睡。

  不过,有了小貂这一招的抵挡,那庚金之气的力度同样是小了许多,庄坚手掌向前一推,掌心之中,浮生天罗掌成形,轰击在了那庚金之气之上,天罗掌破灭,那庚金之气也是消散无形。

  庄坚见状,身形不断闪落,数息时间,便是逐渐远离了劫云的笼罩范围。

  再度立于百里之外,庄坚此时,虽然有着虚无幽炎阻挡,但是其现在衣衫破碎,全身上下,尽是伤痕,鲜血滴落,显得狼狈不堪。

  “不知道宣万情前辈能否接到自己的意念传递!”

  若是庄坚此时到达玄级,便是能够以灵力化为一道分身,即便是分身被毁掉,同样是可以替代自己,将意念传达,但是其此时仅仅只是灵级顶峰,其灵力如何运转,都是不能够凝练分身,这是这片天地的规则。

  “动了!”

  庄坚眼睛死死的看着那光罩之中,挥洒灵力匹练的宣万情,其身形陡然顿住,而后若有所思一般的看了庄坚这边一眼,其身形不动,亦是不再光罩之中抵挡那庚金之气光线的冲刷。

  而后,庄坚便是见到,那笼罩于其周身的灵力光罩,散发出万丈霞光,而后在宣万情的控制之下,彻底消散,而其身形,也是彻底暴露在了庚金之气的照射之下。

  那劫云之上,此时,仿佛是有着一口气彻底的舒展开来,而后,一股股较之以前更为庞大的庚金之气,快速的对着其肉身轰击而去。

  宣万情此时,身躯再度盘坐,其神识彻底放开来,朝着天地之间无穷远处播散,其晋升之前,便是晋入了那天人合一之境,如此一来,其神识可以说是无处不在。

  王级以下的修士,即便是其境界感应天人,依旧是成为灵识,只有达到王阶,才能够成为神识,因为那是一种能够与灵力相媲美的力量,据说有专门修炼神识的修士,一个覆盖之间,便是能够将这片星域的意念全部掌控,那是何等的威能。

  庄坚见到宣万情彻底放开心神,其心中也是大定,当即也是盘坐于地上,灵力运转,调动灵力,修复着自身的伤痕。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