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太狼小说网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灰太狼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撩夫记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她的心思

第四百七十二章 她的心思

    依照冷御史的脾性,那些算盘他该会很快的送回来。婠婠预备好几只蒲团,让金莺拆好了,只等冷御史送回算盘,卸下珠子来改装。

    过了几日,冷御史府上终于来了人。却不是送回算盘,而是送了一幅雾縠轻罗的披帛作为回礼。

    薄烟似的料子上,绣着一片怒放的蔷薇,针法细密,色彩秀雅。更难得这是一幅双面绣,无论从哪一面瞧,那片蔷薇都如似盛放在清晨的雾霭中一般。

    冷夫人如此正经的送了一份回礼,这让婠婠不好意思继续去捉弄冷御史。改装蒲团,再次赠送的计划的也就作罢了。

    事情没有继续闹下去,冷御史门前的那场热闹很快就淹没在汴京城的各路流言中。

    不知道是否因为北地那边的战事即将结束,赵子暄一面安定民心,一面集结兵力准备清剿遁四门,汴京城中那些别有用心的流言越来越盛。

    流言越是盛,赵子敬反而越是淡定。

    除了流言,汴京城中几乎没有其他异动,这说明遁四门在汴京的势力并不成什么气候。淡定归淡定,赵子敬对于刑部和京都府衙的能力还是有些恼火儿的。

    他在暗处是有些眼线,却远远比不上当年的天门。遇到放流言这种事,摸查起来便如大海捞针。

    对于天门的存在,他与赵子暄其实是不同的。赵子暄光风霁月,骨子里就不喜欢大撒眼线网,将百官置于一个时刻都得谨慎紧张的氛围里。赵子暄向往的是风清日郎。他却是个活在黑白之间的人,从来都明白有些事情,黑色比白色更加容易把控。

    当年裁撤四门,一部分原因是因着逼宫之事已然被夜远朝察觉了端倪一部分是因着当时的四门的确冗赘,需得整合一部分则是因着对于延圣帝的逆反。

    他不想顺从着他的安排,他不想要如他的意。

    当他处在了延圣帝曾经的位置上,成为一位帝王,成为一位父亲,便越来越懂延圣帝。也懂得了那一夜,他的自刎并非是因着临至绝境。

    赵子敬的思绪未能在延圣帝身上停留太久,秋风将汴梁城外的农田吹得一片橙黄。准备秋祭,躬田收粮,要做的事情一件连着一件,帝后的精力一时都移到了秋收之上。

    每年这个时候,家中但有田庄的也会往庄子上去走几圈,以示重视。定北侯府自然也不例外。

    这次孟氏等人都没出来,除了嫁出去的凤雅娘,凤卿城这一辈的人出了个齐全。说是齐全,共也不过五人而已。

    婠婠自己也有庄子,在这边庄子溜达一圈儿后,便带着凤颂娘一路御风往自己的庄子里去玩了。凤卿城往田间去,凤卿荀则在屋里认真的查对账目。

    查账目少不得与几个庄头聚在一处,萧佩兮觉得不便,就带了丫头在庄子里溜达散心。

    秋风是凉的,日头却还是毒辣。

    萧佩兮走了一会便停留在一片树荫下。树荫中有着几截木桩,有小丫头将锦垫铺在了其中一截木桩之上。

    萧佩兮坐下后,百无聊赖的四下望着,忽就发现远处的农田中,凤卿城正随性的坐在田埂上与几位农户聊着些什么。便是做着这般接地气的事情,他也依然的雍雅从容,风采耀人。

    因着他,萧佩兮便觉得这满斥着汗水和土腥的农田也变的美好起来。

    自很小的时候,她便有这样的感觉。

    北地是荒僻且萧凉的,只要他出现,那冷硬粗粝的风也瞬如江南的暖软。

    那个时候,在北地那一群孩子里,他的功课六艺样样都是最好的,便是论起兵法来也头头是道,而能与他论文说典谈到一处的,唯她一人。

    所有人都说他与她最是相配,长大了两家合该做亲的。

    那个时候的他谦虚好学却也骄傲在骨,行事如那北地的风横扫过原野,坦荡而磊落。如今的他除了眉眼轮廓,再没有当年的一点影子。

    他那双眼瞳中总是似笑非笑,似醉非醉,叫人看不穿猜不透。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再不是当年模样。

    这三年里朝中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汴京城的繁华之下无数次的涌动起血雨腥风,她多多少少都是知道些的。最近城中流言风起,她方知晓那些令人骨寒的事都与他脱不开干系。

    这个人再不是当年那个将她从泥塘里拖上来的卿城哥哥。

    风带着草木成熟的干燥香气吹拂过来,萧佩兮忽觉的有些冷,心中空空的像是被挖下了一部分去。

    那个说要教她骑马的卿城哥哥,那个撸起袖子为她出头的卿城哥哥,那个替她背锅受罚却还笑着安慰她的卿城哥哥那个笑容灿烂,骨里骄傲的凤卿城,去了哪里?

    萧佩兮遥遥的望着凤卿城,眼眶酸热的厉害。

    贴身的大丫头觅音见她眼眶泛红,忙忙的递过一方帕子来,“夫人可是迷了眼睛?”

    萧佩兮察觉失态,接了帕子来垂下头将那溢出眼眶的泪珠按下脸颊。

    不远处,一名歇脚的道姑一直暗中观察着萧佩兮。见她遥望着凤卿城掉眼泪,心中便又多了几分笃定。

    她站起身来,略略的理了理仪容,面上做出一片高深模样一步步往萧佩兮那边行去。

    待行到一个恰当的距离,道姑停下脚步,向萧佩兮捏了个道礼,开口道:“夫人有心事。”

    这道姑模样和善,瞧着也有几分高深超脱。萧佩兮心中正空着,一腔泪意无处诉说,见了这道姑便起身还礼,邀她小坐。

    打发丫头去准备茶点,身边只留了觅音一个。

    道姑打眼一瞧,便知觅音是萧佩兮的心腹丫头,此刻人少正是说话的好时机。道姑落座,先是与萧佩兮论了几句道法。

    这道姑也是认真做了些功课的。只几句,便令萧佩兮折服。

    见萧佩兮的神情,道姑便知开口的时机到了,“我与夫人有缘,便为夫人打上一卦,许是能解了夫人的心事。”

    萧佩兮勉强一笑。

    她的心事?

    她的心事不过就是凤卿城。可如今的凤卿城已经不是她心心念念的那个卿城哥哥。

    这道姑再是有本事,还能回溯岁月,改了凤大将军和忠烈夫人的命、让凤卿城依着小时候的性子长起来不成?

    萧佩兮的神情与道姑预想的不同。她便微微的垂下眼皮,遮去眼底的情绪,心中谨慎的合算着该要如何令萧佩兮信服于她。(撩夫记s..102102990)--

( 撩夫记 http://www.huixsw.com/33/33368/ ) 移动版阅读m.huixsw.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