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太狼小说网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337章 东宫

    过年的时候,薛崇胤果然没回来,只是,派人带回了年礼,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只是狩猎得到的皮毛或是风干的野味,再就是荆楚一代的土特产一类的,但胜在心意,不止太平公主和张昌宗收到了,还有太子和相王家。

    太子和相王的礼物,直接送到太平公主府,交由太平公主带进宫去交给两位。太平公主满面春风,一脸高兴地进宫去送礼。

    “七哥!七嫂!”

    太子在东宫的偏殿接见了她,一同接见的还有太子妃韦氏。看太平公主进来,沉默坐着的两夫妻面上都露出个笑来,李显道:“阿妹来了?坐,快坐,今日怎地有空到愚兄这里来了?”

    太平公主瞥他一眼,见他眉宇间有些恹恹之色,假嗔道:“看七哥这话说的,小妹但凡有空,哪会不进宫探望七哥您呢?这不是开春秀儿就要出嫁,忙着为她筹备嫁妆,不过,即便再忙,七哥的节礼也是不能忘的。”

    “节礼?又让阿妹破费了。”

    在房陵时也常受太平公主接济,他的窘迫太平最知,所以也不假装推辞,说完看了太子妃一眼,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许讨好之色。

    太子妃面上明明挂着笑脸,但目中却一片清冷,看似和蔼的对着太平公主,看也不看李显一眼。

    太平公主暗自挑眉,强当没看见,脸上笑吟吟的道:“虽说年年都有节礼赠予七哥、七嫂,然今年的却大为不同,少不得让小妹亲自给两位介绍介绍。”

    “哦,不同在何处?”

    李显笑问了一句,太子妃也不避讳的拿过礼单看了起来,礼单与往年相比并无什么特殊之处,礼物在去年的基础上加厚了三分,太平公主名下有大商,她府里日子好过,大家都知道,出手也大方,常接济宗亲。

    太平公主笑得矜持,故作神秘:“阿嫂再请细看看。”

    太子妃闻言,又看了一遍,倒是看出来了:“可是皮毛和野味?”

    太平公主笑着颔首:“还是七嫂细心,正是,这些野味和皮毛,乃是我家大郎亲手猎获的,比之北边来的虽算不得顶好,但胜在孩子的一片心意,还请七哥、七嫂不要嫌弃才是。”

    太子夫妇顿感惊讶,李显讶然问道:“大郎不是出去游学吗?怎么过到如此窘迫,竟需要亲自动手打猎的地步了?”

    太平公主笑容一顿,面上不显,依旧笑吟吟的道:“七哥仁厚,自与小妹不同。阿胤出去,只给了他一百贯,余者的花费皆需他亲自挣,这不,被逼无奈,仗着自幼弓马还算娴熟,也有几分打猎的本事,总算让游学顺利继续不说,还弄了份年礼回来。小妹看着高兴,便把东西加入礼单,让亲戚们也跟着高兴高兴。”

    李显笑着颔首:“原来如此。不过……”

    顿了顿,神情有些不赞同,劝道:“阿妹,我们这等人家,却无需这等窘迫的历练,平白苦了孩子,若真想让他长进,莫若请些大儒、名士来教授他就好。在外面餐风露宿的,多苦啊,不是我们这等人家应该经历的。阿妹一直在京里,不曾吃过苦头,愚兄在外多年,已然吃够苦头,若是你的侄儿侄女们,愚兄是断然不舍得放出去吃苦的。”

    一片慈父心怀,太子妃坐在一旁,闻言扫了他一眼,眼神隐隐有些讥诮之色。太平公主眼神闪了闪,举袖遮面笑道:“这倒是小妹的不是,竟然七哥想起过去的苦日子来。好在,如今大哥回来了,苦日子也到头了,过去的苦难,大哥该忘就忘了吧,莫要再放在心上了。”

    太子妃慢条斯理的道:“阿妹别管你七哥,世间能像他这般宠溺爱护孩子的,又能有几人呢?”

    说到宠溺爱护这四个字的时候,语气格外的重。李显脸上表情一顿,笑容干巴巴地,险些维持不下去:“爱妃……”

    太子妃笑着,状似恭敬:“臣妻在,殿下有何吩咐?”

    李显不止笑容,连语气都干巴巴的:“阿妹如今是大忙人,等闲不得空进宫的,爱妃正好多与她聊聊,孤还有事,阿妹便交予爱妃招待了。”

    “喏。”

    韦氏应了一声,全无多余之色,也不多说一字。太平公主悠悠看了片刻,闻言笑道:“七哥贵为太子,自然政事繁忙。临近年节,七嫂想来也不得空,小妹便不打扰您二位,待七哥、七嫂得空之后,小妹再来叨扰,小妹告退!”

    韦氏颔首道:“也好,我们与阿妹你也不是外人,都是自己人,便直言罢,这几日确实忙碌,阿妹也不得清闲,待我们都得空了,愚嫂定会设宴,届时再请阿妹过来叙叙。”

    太平公主爽快的应道:“行,七嫂的宴,小妹定欣然赴之。小妹告退。”

    寒暄了几句,太平公主从东宫出来,她走后,自然不知道太子夫妇相对静坐却一语不发的尴尬场景,李显望着患难与共的妻子,嘴唇蠕动,温软地叫了一声:“香儿。”

    韦氏面无表情:“殿下还有何吩咐?若无事,妾身便回殿处理节礼的事务了。”

    李显面上一苦,嗫喏道:“香儿,这快到元正了,等有空时,把孩子们召来,我们一家人聚聚可好?”

    韦氏一顿,讽刺道:“一家人?这一家人如今又还剩下几人?大郎和仙惠不在了,还如何能称之为一家人?”

    李显双手捂脸,痛苦道:“香儿,连你也不愿谅解我吗?大郎和仙惠难道不是我的孩子,难道我便当真那么狠心吗?不还是为了我们一家的安危吗?难道你还愿再去过在房陵时那般窘迫的日子?香儿,在宫里不好吗?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你……尚未过够吗?”

    韦香儿怒瞪着李显,目眦欲裂:“可大郎是我们的长子,你这狠心的人,你竟然逼自己的亲子自缢,你如何忍心的?李显,你好狠的心啊!”

    李显捂脸痛哭起来:“难道我愿意吗?我以为香儿是懂我的,懂我的不得已,懂我的被逼无奈!若让大郎和惠儿死,能让我们一家好好活着,便是心再痛,我也能忍受!香儿,我的用意,我们的身不由己,难道连你也不懂?”

    两夫妻红眼以对,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皆悲从中来,双双抱头痛哭。谁让他们真的过够了苦日子,谁让他们虽然贵为东宫夫妇,却依然身不由己。

    “郡主……”

    “回吧,不用通报了。”

    偏殿门口,来人静静站着,阻止内侍的通报,脚步踉跄的转身,眼泪噼里啪啦不停坠落

    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这如今的一切,都是身不由己吗?(穿成美男子..103103966)--

( 穿成美男子 http://www.huixsw.com/34/34089/ ) 移动版阅读m.huixsw.com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